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一)“xing认知的扭曲”的现象

我们知道,在当中,很多自觉的S或者M,在其童年或青少年时期,都有过一些“xing认知的扭曲”,这在M当中尤其普遍些。这里所说的“xing认知的扭曲”,是指因为一些遭遇,而导致对xing有异于通常的的认识,表现为一种更为极端的情绪,要么是极端恐惧、抗拒,要么是极端痴迷、癫狂。即一种比例的失衡。

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每个人心中对xing的抗拒和接受都有一定的比例,但这种比例的变化(量的改变)一旦超出某种度,就会引起“xing认知的扭曲”这种质变。而这种失衡的现象,很多时候直接就是一个人深爱上5M的根本原因。这就意味着,这一点对于了解自己和自己的5M伴侣占据核心地位。

我们知道,一旦一些事物的发展到达质变之后,就可能再也不能回头发现自身其实是量变的积累而来的,就天然地认为自己本质上与别人的看法不同,认为自己“罪恶”或者“变态”而失落。尤其是这些认知扭曲的量变通常是短时间迅速发生的,例如一次被xing侵或者猥亵的经验,抗拒和恐惧的比例在对xing的认知中可能马上窜上统治地位。因此,就作为一个S来举例,如果他的M是有这种根源的,他就应该去帮助M走出这个阴影,而不是仅仅让M自己来。

出于尊重,我不会直接以真人真事举例。那么有读者可能会问:“那怎么你说的这种认知的扭曲真实存在呢?”——对此,我的回答是:“如果在你和你的5M伴侣身上不存在这个问题,而您有不好奇,那么您不必关注这个问题,这篇文章对您的意义可能不大。而对于那些自己或者自己的5M伴侣有这种现象的读者,则你们自身就是最好的例证,可以参考一下本文的意见。”

一来这种现象存在于是M的群体中较多,二来是我很少去观察一个S,故本文是探讨M的身上的这种现象,而且是仅仅探讨极端抗拒和恐惧的那一方面,以及对应的办法。

(二)原罪

原罪在基督教中是指亚当和夏娃未被上帝的禁令,偷吃了伊甸园的智慧果,因而犯了罪,并且开始进行xing行为和繁殖,有了廉耻之心。而人类作为他们的后代,一出生就带有这种原罪。

我在这里引用基督教典故的词语,并不是说xing扭曲的认知和宗教有关,只是这个词语的背后的典故,能作一个很生动的比喻。

对xing特别恐惧和抗拒的M当中,多由幼年遭偷窥、被暴露、骚扰、猥亵、xing侵、xing伴侣的伤害、xing耻辱等引发。尽管因素有很多,但我们可以对它们的共xing作个归纳概括:

这些经历都是(以下的M都是指有对xing产生强烈恐惧的M)

a) 由M作为一个主体(是要在M的角度来看,而不是在侵犯者的角度看。因为我们是分析M的精神状态,而不是侵犯者的精神状态。),受到外力、外人有意无意的侵犯而导致产生痛苦、恐惧。
b) 而这种外力侵犯的入口,正是M的身体和xing器官,就是说正是M的身体,特别是xing器官,为这些外力提供了侵犯的可能xing、空间、中介。即M的器官作为成了帮凶,甚至成了罪恶的根源——因为如果M没有曼妙的身体和xing器官,是不会引起任何外力的侵犯欲望的。于是,M的身体和xing器官,从本来从属于M这个主体的一部分,甚至是M的骄傲、自豪、好奇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客体,反过来作为根源和帮凶反对M这个人格,使M收到屈辱。在M的眼里,这些器官就变了邪恶、不知廉耻、淫秽、丑陋、恐怖之物。
c) 同时,要实现这种侵犯,这个不可抗拒的外力,是要以xing行为或xing行为暗示的方式进行的。所以,这个不可抗拒的或者说是难以抵抗的外力,以及xing行为和xing行为暗示,都一并成为了罪恶、恐惧的深渊的象征。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M作为一个主体,被自己的身体和器官、恐怖的外力、充满未知的xing行为围绕着,逼向一个角落,被凝视着。对于M的回忆来说,外力和xing行为是一个深渊,里面充满黑暗、未知、神秘、恐惧,M不知道为何这些东西就突然对其发起恐怖的袭击。反思和分析它们是让M毛骨悚然的活动,而且似乎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合理的结果,欲望的冲动是很难分析的,尤其是在受害者的角度。因此,对M来说,唯一容易反思和分析的,便是还在M身上的身体和xing器官。这样,上面的b)所描述的印象,就会占据了M的主要认知,而留给外力和xing行为的认知,是一个未知、不可解释、强力的印象。

这就像夏娃和亚当偷吃了禁果一样,是一个自作自受的原罪。M认为自身的身体和xing器官是如此的邪恶和丑陋,不仅作为根源时刻引诱外力侵犯它,而且作为帮凶,为侵犯提供入口,而且无论作为主体的自我意识、自由意志如何地去放开,似乎那邪恶和丑陋的身体和xing器官并不能反抗,只能给M带来痛苦,糟糕的是,它们似乎还有了某些和快感一样的生理反应,似乎在邪恶地嘲笑自我的反抗意识。真是一个恶灵!可是这些恶灵既有独立xing,又是附属于自己的。所以既是它们的“罪恶、原罪”,又是M自己的“原罪”。

(三)对应办法:xing的奖惩

我不说这是一种治疗,而只是一种解开心结的方法建议。一是我不想让大家误认为我是在建议大家不用去接受医院的治疗,二是因为这些事情在我看来,有一些部分是心结,至于有多少,因人而异。

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这种办法是通过以xing为中介的奖励和惩罚的对立统一来进行的。

如果对xing过度恐惧和抗拒这种认知的扭曲的程度较轻,那么奖励和惩罚可以是简单的、直接的同一。S作为一个对M的外力,通过契约(书面的或口头的),已经成为一个形式上是M的不可抗拒的强力外力,但实际上是可控的、能信赖的、给予安全感的外力。这在我谈“僭越”那篇文章分析过了(公众号后台回复“僭越”即可查看)。这时候,S对M进行xing侵的重演,形式上通过捆绑、鞭打等疼痛或屈辱而与记忆中的xing侵经历形式相似。但实际上,在M的心理,这种未知已不再代表恐惧和恐怖,而是可以信赖的、幸福的、被“怜爱”(实际上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我稍后会谈到)的未知。这样,就给M对外力、xing行为的过往印象进行一种无害化。这时候的xing行为,形式上是惩罚的,内容上确实奖赏的,是奖惩的简单地同一进行。所以这时候一定要注意实质上的“温柔”,而不是纯粹的粗暴。形式上可以是粗暴的,这种拿捏就是技巧的讲究了。另一方面,M的身体和器官,不再是罪恶的根源和帮凶,而是享受的来源,是S赏赐M的入口和空间;它们也不再是对于M来说是异己的、独立的客体,而是服从M的意志(虽然表面上是服从S的意志安排,但是之前已经分析过,S的这种权力是靠契约中,被M赋予了,才有的,所以是M的意志的体现。正如法律的意志在惩罚一个人,我们知道那是立法者的意志在惩罚人,而不是执法者的意志。),为M提供享受。这样身体和xing器官的印象,也发生了变化,那种异己的独立xing已经被M这个主体的意识一次次地掌控,使之由帮凶变奴仆。

如果是程度很深的,是千万不可直接进行xing行为或者对xing器官进行挑逗、暗示。一些拙劣的看法,可能会认为让M再次直面其最恐惧的东西——xing,就可以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恐惧发起的冲锋中克服这种恐惧。正如让一群因为被敌人重创的士气低落的、陷入被围困的恐惧的士兵,不断地再去送死,去面对这种围击的重创和死亡的恐惧,就能够让这群士兵恢复士气似的那样荒谬。

这时候的奖赏和惩罚必须是具体的统一,而不是模糊的直接的统一。是有分析的综合,而不是直接的搅浆糊式的鲁莽行事的同一。

M独自地直接的面对无疑是充满困难的,M只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挫败感中(看到自己身体和器官的丑陋,行为的怪异),更加增强了原罪感,混入更深的自我怀疑。

要控制住M对这种xing和身体的罪恶感,必须以惩罚的方式开始。一开始先让M进行忏悔式的自我羞耻,让M的意识感受到身体和器官开始独立地摆在S和M的面前,作为被批判、被惩罚的独立对象。S要有神父般严肃的慈爱,来惩罚M,以身体和xing器官为对象。这样就是让M感受到这些罪恶的器官和客体是如此的卑微,并不能威胁到S,S已经作为场内的一个最强力的意志,而这个意志是邪恶的对立面,是严肃的神圣的正义的慈爱。在各种惩罚xing的调教行为中,让M先逐步消除罪恶感,让M感觉到原本丑陋罪恶的器官已经被降服和洗礼。

接下来,惩罚的继续,是对奖赏的引入。

一方面,可以先惩罚M来服务S的xing器官,以S的享受和满足表明一个事实和纠正一个印象:xing器官其实是快乐的享受的幸福的源泉。并且,服务它,就是让它来给S服务——这就让M知道,M是以自己的意志来支配xing器官,让xing器官为S服务,即xing器官是受意志支配的,并服务于意志的奴仆。

另一方面,这一般来说,是放在比上一个方面后的步骤。S开始以xing器官的刺激来取悦M,让M感受自己的xing器官也是同样地,是服从人的意志并为人服务的。注意,这里特别是要S来命令。因为S形式上,作为外力、强力的象征,要求M来自慰或者S来进行,这是xing器官间接地服从M的意志的表现(之前已经反复提到,S的意志,由于有了契约这个中介,同时也是M的意志的体现,是一个M的信赖的、为了取悦自我而授予的权力)。S的命令在这个阶段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满足和服从S的命令,就是M在满足自己。因为这种S的意志已经间接地是M的意志,M从这种契约的授权,和授权之后的命令中清晰地看到:自己对S的授权,是多么地能让自己幸福,也就是自己的意志是多么地可靠地掌握着幸福。这时候,M有快感是不应该感到罪恶的,因为这是执行S的命令,带有惩罚的形式,罪恶感是被这种形式钳制的,所以同时这种快感就能更多地表现为在内容上是赏赐的了。

上述的过程应该是循序渐进的,甚至多数时候是要在某些阶段循环,切忌操之过急。上文提到的“怜爱”,就是我认为的重要概念。S必须在每一次惩罚形式的完成后(虽然有时候实际上可能是赏赐的,也就是内容上是赏赐的,即实际上给到M快感的),都该给予形式上的赏赐(实际上、内容上也要是,但形式在这个时候也十分重要)。例如喂食、爱抚、拥抱等各种表现慈爱的形式,并且是实际上出于真心实意的,我想这也是大多数S的真实心理状态。赞扬M在对执行惩罚时候的诚意,赞扬M的乖巧,让M知道自己的罪恶是多么容易在服从S的意志(最终也就是M的意志,是合一的)下洗脱去,并不是什么完全无知和害怕的深渊。

本文内容采集自网络,侵权即删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S应该尝试打开有心结的M,引导M走出阴影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