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绳艺圈的绳师与模特了解他们与绳艺的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绳师,这个词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陌生,而对于字母圈的人来说并不陌生,简单来说绳师就是从事绳艺捆绑操作师,它的基础描述是用绳子安全地、专业地把人束缚起来,其实远不止如此,对大部分人来说,行动自由是一件最平常,最基本,甚至会被忽略的事。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有时候被捆绑,被束缚,或者捆绑别人,束缚别人,这样的感觉反而会让他们感觉到放松和自由。这种爱好对应BD5M中的“B”,也就是英文bondage(束缚)的缩写。

对话绳艺圈的绳师与模特了解他们与绳艺的故事
对话绳艺圈的绳师与模特了解他们与绳艺的故事

绳艺摄影,“捆绑”?很多人可能听到这个词,首相联想的就是“5M”“变态”,总之认为 很h很暴力!其实这也对于字母文化或束缚文化的一种误解,绳艺摄影是很有仪式感的,不管哪种形式,最打动人心的一直就是这些真实情感的流露。拉扯、连结、疏离,爱与欲与忧,都表达了在绳里——用绳子在表达没说出来的话!

为了让大家更了解所以我们找到一位绳师和绳艺模特进行了访谈对话。首先访谈的是绳艺圈中比较资深的一位绳师。以下为对话内容:

笔者:你好很高兴你今天能够接受我的访谈,也非常感谢你能借这个机会让更多人认识到绳艺圈,为了节约你的时间我们就问几个简单的问题。

笔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圈子?又是什么时候接触绳艺圈的呢?

绳师:18年4月开始接触的,算时间有3年多了吧,从朋友知道这个圈的,慢慢接触,慢慢喜欢上这个神秘圈。

笔者:那你可以给大家讲述一下这个圈子吗?绳艺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绳师的收入来源依靠什么?

绳师:我个人认为,没什么圈子,不过是一群爱玩绳子的朋友一起玩的一个环境。至于绳师的收入来源这个不同的人肯定不一样,有卖绳子营利的,做活动收费的。我个人是纯爱好,我的一切绳艺活动,不粘任何金钱关系,就是我参与的表演,到目前 为止,也不是我收费的,都是组办方收费,他们收的钱,我也从没过问过,我只负责表演。最多,外地的表演给我订个宾馆。

后面对话终止了原因师绳师临时接了一个表演项目需要去对接,然后她安排了几个绳艺圈的模特接受我的访谈,这次为了尽量的为它们节省时间,所以笔者就直接对这些模特说,首先介绍一下自己,然后讲述一下为什么进入了这个圈子。本次接受访谈有3为绳艺模特,分别小雅姐,冰冰,还有露露。

你好,你可以叫我小雅姐,我是六零后,在很多晚辈眼里,我已经是阿姨了,我是看老革命题材的电影长大的,里面很多女烈的情节对我童年影响很大,小时候与邻居模仿过,十来年前我在石家庄雅俗阁做过,有次遇到了一个年近六十的上海同好刘哥,在他的鼓励下我过来了,起初我是在一家餐厅做服务员,一天三班倒,收入也不高,不幸的是我老家的小儿子得了癌症,我是东拼西凑的借了几十万元给他医治,人还是最终离我而去。但欠下的债还是要还,靠我在原来餐厅打工的钱简直是杯水车薪。后来只好找到了刘哥在宝山的工作室当模特了,当时我已经年近五十了。很多同好还是没有嫌弃我,我除了在刘哥工作室干外,在南京一家工作室偶尔客串。这收入确实是远远超出了平时上班的数倍,我付出的辛劳也是自己知道,外人是无法体验的,当最后一笔债务还清时我觉得卸下来压了我多年的重担,刘哥年纪也大了,工作室的经营方法越来越不行,尽管搬了地方,场地缩小,但也没有逃过关门的厄运。我积累了多年的同好资源,现在自己单干,或许我的女儿受我的影响也加入了这个圈子,对于这个选择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雅姐的经历难免使得我们感到有些心酸,接下来师一位阳光女孩冰冰

我是冰冰,我是八零后,我出生在广东,对于绳艺这游戏,我一开始是具有排斥态度的,认为是一种变态行为,我高中毕业后就参加工作了,出于对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迷恋,我在宝山郊区找了一个机械加工厂,天天仿佛就像一个从头忙到尾的机器人,一回到家里,倒头便睡,人家休息日是出去逛街,我是天天窝在家里刷手里,追剧。觉得很无聊。有一次无意刷到一个线下的绳艺表演,我按照上面的地址就过去了,原来是在市中心的一个老洋房的地下室,下面灯光暗淡,一个长发披肩的香港绳艺师在表演,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当时要邀请观众自愿上去被悬吊体验,我就报名了,想不到这位绳艺师技法娴熟,我大头朝下的感觉虽然头晕,但不会掉地,这场表演也是我进入绳艺圈当模特的启蒙,后来我就一扎入六七年了,当中的客户也来自社会各阶层,你说没有非分之想的人也不是不存在,但总体是好的,前两年我不小心患了急性肠炎,帮我很快入院治疗的医生就是曾经的客户之一,对此我很感激,同时也觉得再厉害的人在疾病面前很很脆弱。如今我快迈入了不惑之年,这圈子也是吃青春饭的,我退出了,对此我并不后悔,就当人生中的一个难忘的经历吧。

最后一位师文艺女孩,露露

大家好,我是晓雯,我也不小了,我是九五后,我出生在革命老区瑞金,但我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的大学是在北方城市大连读的艺术表演专业,我在学校里就是文艺委员,节日期间演个戏,半个角色的事情,我是非常喜欢的。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上海了,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大都市,我只好从打零工开始,从肯德基与麦当劳的小时工,至星级宾馆的迎宾员,一直到瑜伽馆的教练,我不知做了多少份工作。上天给我一个好嗓子,我有时通过网络接单帮人家录制各种音频,在这个过程中,我结了若干关于绳艺的单子,我是在录制其内容时才慢慢了解这个游戏的。后来也就无意之中加入了这个圈子,由于我表演天赋,一些中老年客户喜欢让我扮演带有情节女烈题材,效果对方都很满意。慢慢约的人也多了,我把这些赚得辛苦钱邮寄给我的妈妈,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把我这个亲女儿当成了摇钱树,胃口越来越大,由于超负荷工作,我的身体渐渐不行,跑医院成了常事,面对的是一大堆讨厌的药,我无奈的退出,现在即使有人邀约,我也不接了。但录制音频的这个工作,我仍旧没有放弃,我与绳艺既然无缘,那就让我的声音荡漾在其中,别有一番风味。

这次与绳艺圈的绳师与模特对话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原因在于当初自己的准备工作未做好,没有提前预约她们而是在欣赏完他们的绳艺表演后临时访谈的,所以整体不是很理想,不过对于一些喜欢绳艺圈的萌新来说也可以有一些参考的价值!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对话绳艺圈的绳师与模特了解他们与绳艺的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