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管教惩罚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小a是一名高三学生,高考在即,学校、老师和父母在日常点滴中随时都向高三生渗透着“高考是人生大事”的理念,小a的父母每天都变着花样地给TA准备一日三餐和宵夜,每天准时叫小a起床送TA上学,小a的主动方也每天督促TA学习,总之一切为小a服务。

字母圈管教惩罚故事

这也让小a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但是小a有时还是不能管好自己,偷偷玩手机、上课睡觉的事件频频发生,这让小a开始痛恨自己“我怎么就不能管好自己呢?这么做对得起父母和老师吗?”于是小a主动和主动方提出了想要进行实践活动的要求,希望用疼痛惩罚自己。

这个因内疚而自我惩罚的小a是你吗?

早在公元前6世纪,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将正义比作四季的循环,正如寒冷的冬季与炎热的夏季是平衡的,侵犯他人就应该遭到报应。这种西方道德上的信条对人们的影响很大,以至于他们会通过自己遭受痛苦来平衡罪行带给他们的罪恶感,西方宗教改革导火索事件中的赎罪券也因此而产生。

“自我惩罚”最初由弗洛伊德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提出,他认为自我惩罚是个体超我和自我相冲突的产物,个体通过寻求、承受痛苦来缓解无意识中的内疚倾向。

人们进行自我惩罚通常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内疚,一种是羞耻。

内疚是自身对他人的一种愧疚情绪,比如被动方瞒着自己的固定主动方偷偷联系其他人进行实践活动,在面对毫不知情、依旧对自己很好的主动方时就会产生这一情绪。

羞耻则是针对自身的批判情绪,比如被动方偷偷约其他人进行实践活动,结果不久就被主动方拆穿,还被主动方斥责是虚伪、不真诚的人时,对自身行为产生的羞耻心。

曾经有人通过被测试人自愿被电击的程度探究内疚与自我惩罚之间的关系。结果显示在2至6次实验中内疚感的降低程度和电击电压平均强度是相关的,被测试者给自己电击越强内疚感就会变得越弱。除此之外,还有将自我惩罚定义为自愿损失金钱,或定义为自愿将手放在冰水中的时间等等实验,这一系列实验都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自我惩罚对内疚心理的消解具有作用。

其实在圈子中许多人都是因为这种内疚或羞耻心理进行实践活动的,尤其在管教和一些情景演绎场景中。

当被动方考试没有及格时,当被动方任务没有完成时,当被动方无意冤枉错怪别人时,他们希望通过实践活动这种方式改掉自己身上的一些坏习惯、缓解内心的愧疚。

小a为什么找主动方进行实践活动?

在弗洛伊德的《受虐狂的经济学问题》一文中提出,受虐倾向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杏受虐倾向,另一种是社会受虐倾向。二者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寻求疼痛和折磨;不同之处在于,杏受虐倾向包含着有意识地在杏兴奋中寻求快乐和满足感,社会受虐倾向则没有这一目标,在此类行为中也不一定会获得杏快感,他们不在乎施罚的人是谁,爱的人或者不爱的人都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痛苦就行。

弗洛伊德的这一理论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小圈中的人,尤其是更喜欢管教的人将杏当作禁忌,因为对他们来说在这样的实践活动之中,杏的发生不会给予他们快乐,而是一种侵犯。

弗洛伊德将精神结构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阶段,超我作为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理想部份,当处于现实中的自我没有达到处于理想状态中的超我的目标和要求时,就会产生一种焦虑状态、一种无意识的内疚感,这种无法达到目标的无力最终大多都会转变为对受罚的渴望。

小a作为被寄予期望的人,自己的内心其实也在被父母和老师的期望所占领,当没有达成他们所期望时,就像是没有达成自己期望一样,因没有努力而不成功的感觉无意识地催生出了焦虑和内疚。

傅首尔曾在奇葩说中说过“我觉得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一边放着TA犯的烂事儿,一边放着TA应该受的惩罚,如果你瞎原谅就会破坏这种平衡。”

就好像当主动方知道了被动方的你背地里偷偷和别人进行实践活动却还像平常一样,对你点头,对你微笑,你会不会想“TA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这不应该呀,呜呜呜我好内疚,我不该那样做的!”

所以为了不经受这样内心的煎熬,长痛不如短痛,许多被动方也会主动透露出想要接受惩罚的心愿,将双方的关系再次还原为正常伴侣关系,而不是一方压抑、一方愧疚的状态。

作为小a的你请不要这样!

有学者的研究指出,消解内疚或羞耻情绪的方法不止有自我惩罚,还有“弥补”。

自我惩罚只是通过分散个体对自己错误行为的注意力给个体带来短时间的解脱,但一段时间后内疚感可能会重新出现。虽然自伤行为能够让个体缓解原本的痛苦,但这种忽视问题根源的方式会造成负面后果。这说明最初的内疚感只是短时间被隐藏起来,实际并未消除,之后个体可能再次经历内疚感,甚至更强烈。即自我惩罚后个体的确会感到内疚感的缓解,但在内心深处内疚感其实依然存在。

当小a意识到偷偷玩手机、上课睡觉的行为对不起父母,给自己带来内疚情绪时,TA也可以通过将手机上交给父母、上课站着听讲等方式进行消解内疚情绪,但是ta没有,而是选用了进行实践活动的办法,这不仅仅是因为个人兴趣和喜好的问题,这种办法实际上脱离内疚本质,带来的效果并不长久。

如果每次犯了错误都希望用进行实践活动的方法去承担,这就不是在解决问题了,而是在逃避问题。不去从事件的本质探究解决方法,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屡遇屡败,不仅没有缓解,还会因为被同一问题反复碾压而产生自暴自弃的消极心理状态。

其次,上文说到过进行自我惩罚可能不是因为内疚,而是羞耻。

小a在实践活动之前不仅认为自己对不起父母,而且觉得自己没有自控力,这是一种对自己的否定和批判。

研究显示,自我惩罚水平与羞耻心理呈显著正相关,也就是说自我惩罚不仅不能缓解羞耻心理还会在一定程度加深羞耻心理,如果对羞耻心理没有正确的解决与判断,羞耻心就会愈演愈烈,最终很有可能导致心理疾病。

作为小a的你一定要这样做!

想通过实践活动进行自我惩罚时一定要先分辨好自己的情绪原因,是因为内疚,还是因为羞耻。

因羞耻想进行自我惩罚的被动方们请慎重考虑是否真的需要进行实践活动,有时惩罚只会让人不断想起令人羞耻、令人糟糕的时刻,有错误就要立即改正,否则只会越陷越深。

自我惩罚由内疚、羞耻等负性情绪引发,同时又能调控负性情绪,自我惩罚是一种情绪调节的方式,最终目的是为了缓解个体指向自我的负性情绪,是情绪管理功能的一个特例。

作为被动方的你可以通过“自我惩罚”这种办法去缓解心里积攒的压力,但是这毕竟是一种特殊的情绪管理功能,需要谨慎使用、适当使用,把握好承受的度和量,可千万不要在缓解心理问题时意外产生了生理问题!

自我惩罚时,一般被冒犯者并未在现场,惩罚后个体在内心深处的内疚感其实依然存在,但是弥补行为就不同,弥补行为能直接解绝问题根源,做错了就道歉,打人了就拿医疗费送人去医院,让冒犯者在弥补对方后就放下冒犯事件本身。

被动方也应牢牢记住这一点,将错误的根源找出来,追根溯源,认识到内疚感的来源是那些被你冒犯了的人,用实际行动去弥补他们,在这些之余才是自己的喜好。不要把实践活动作为所有错误的惩罚和弥补手段,这是对被冒犯者的不尊重,更是对自己所经历的人生的不尊重。

每个人都想渴望一段单纯而美好的关系,希望能从这段关系中互相激励成长、互相指正错误,作为在圈子里的你们也是一样,甚至比其他人更加渴望、更加羡慕,你希望伴侣能指出你的错误并且严厉地教训你,直到你再也不犯;你希望当你做了一件亏心事时,有人及时帮助你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但是,人的一生独处的时间才是最长的,你可以有信任的朋友、心爱的伴侣,但你更应该拥有理性的、睿智的自己,不是所有的事都能通过自我惩罚去解决,过于依赖实践活动不仅起不到理想效果还会有巨大的反作用,简直是得不偿失,要学会合理利用实践活动进行减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不断改正。

惩罚是手段,进步才是目的!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管教惩罚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