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别人口中的“女装大佬”与自己和解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是一个跨性别女孩,我的朋友更多则还是叫我“女装大佬”,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是我还是默认了,作为性少数群体,本就已经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情,跨性别+BD5M的组合更是让我成为了少数中的少数。

字母圈别人口中的“女装大佬”与自己和解

认知自我的懵懂启发

从小我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就像是困在牢笼里的飞鸟般迷茫,小时候一边上厕所我一边问我爸妈,为什么别的女孩子都没有这个而我会有,他们总是笑着对我说:“因为你是男孩子呀”。

可是我怎么也无法接受男这个设定,就好像“男”这个字在我的身上就是一种痛苦的叠加,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在填表当中,我莫名奇妙的就把自己的性别填成了女,结果被老师在班上当中的质问:”你明明是男生为什么填女呢“

那个时代没有什么性别教育,小孩子眼中的性别认知也就是男和女,你要是男生说自己是女生,你就会被同龄的男生鄙视欺负,因为这件小事,我遭到了校园霸凌,去洗手间他们要看我有没有那个器官,经常有同学嘲讽我娘娘腔,我的一切行为在同班男生面前都成为了一种过错。

童年的风波给了我很大的阴影,但是却更加坚定了我性别认同为女生的观念,我开始上网,开始寻找资料,借助互联网的魔力,我开始认识到了一群同样小众但却有着相似的朋友。

于是我从高中就开始了跨性别的激素治疗,那个时候我们都管这个叫做吃糖,吃了糖生活就不苦了,从一开始的偷偷吃到后来的被父母发现,一直到最后他们妥协的带我去医院接受正规的激素治疗,我的身体逐渐的开始女性化,但是我的心却又陷入了新的迷潭。

我除了意识到我的性别认知障碍外,我又发掘了我内心的另一项秘密,我喜欢羞耻,因为没有做手术的原因,所以我依然有着男性的第二性征。

逐渐隆起的胸部和这些格格不入的特征让我产生了一种迷失感,我到底是否真的按照我心中所想的那样成为了“女孩”,没有性别置换手术我并没有办法在我的身份证上写上“女”,但是每次看到可怕的手术的视频都给我一种“维持现状,就这样也挺好的感觉”,因此我逐渐的接纳了现在的自己。

但是与此同时正因为童年那种霸凌的影响,让我对“你是女生怎么还会有那玩意”这样的话产生极大的羞耻感,因为其他女孩子是不应该有男性的那个器官,而我一个自诩女生的人却有。

是的我知道这很奇葩,这也很难让人理解,于是乎同样是互联网的力量让我再次认识到了另一个小众群体,BD5M。于是乎我就有了两重身份——跨性别女孩,BD5M爱好者。

叠加的身份带来的是叠加的痛苦,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性别认同道路还没走尽,杏癖认同道路的坎坷却又开始了。

恋爱经历的坎坷与磨练

大学以后,作为双性恋的我,谈过男朋友也谈过女朋友,但是每一段恋爱都因为我的“少数”无疾而终。

我谈的第一个是个男生,他是一个同,175的身高不算高大但是内心却无比坚强,他和我有着相似的痛苦,殊途同归的我们走到了一起,我本以为我们是会很和谐的,但是性别认同让我们分道扬镳了。

在他眼里我依然是一个男生,但我却一再跟他强调我的女性认同,后来他逐渐发现,似乎我的的确确更应该被当作女孩,作为gay的他也逐渐因此对我失去了兴趣。

我谈的第二个是女孩子,她很漂亮也很善谈,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被吸引的类型,因为总是被当作姐妹,我很自然的被她接纳了,而后这种接纳在我们之间逐渐延伸出了一丝暧昧。

从闺蜜间的牵手到拥抱,温暖的体温下我们逐渐感受到了对方“爱”的跳动,亲吻了她的脸颊,她许诺了我们的恋爱,但是美好的一切却在床上破碎,自我认知为女性的我在杏生活中渴望的并没有插入的欲望,我将其视为男性的特质而感到恶心。

而她虽然接受了我跨性别的存在,但是在心里她依然更加认同着我的生理性别,没有插入的杏对于她而言就是没有土壤的树苗,于是我们分开了。

第三段恋爱依然是个女孩,她在人群当中并不是很起眼,但是却很包容,同时也是个les,我们是在一次秘密的聚会上认识的,一段时间的交谈下我们互相确认了恋爱的关系。

她的包容接纳了我跨性别的身份,接纳了我心里认同与生理上的奇怪组合差异,同时也接纳了我难以启齿的那些爱好,不过她的接纳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求同存异,当真的发生的时候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我渴望羞耻,那些“你这个母🐶怎么还有🐔儿”这样的话是我的快感来源,当我心爱的人一边鞭挞着我一边对我说出这样的羞辱语言时,我的魂遍飞上了天。然而这样的话在她看来确实一种平权运动上的失衡,她绝对无法对爱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于是充分的分手理由下我们分开了。

接纳自我从接纳别人开始

虽然童年的自我认知阴影和恋爱的失败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但是我依然没有感到悲观,作为小众群体中的小众,要被接纳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恰恰相反我还觉得自己很幸运。

在我们这类群体当中许多被称为“药娘”的女孩都经历着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的压力,许多的她们早早的辍学,干着3000工资不到的工作还不被社会认可,只能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给自己攒着买药钱。

而许多的BD5M爱好者,同样有着各种迷失于彷徨,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变态”,在“正常”的眼光下将自我贬低在阴暗的角落里,热爱着却不敢抬起头直面眼前的现实。抑或是在这当中不断地被伤害着被抛弃着。

但是好在我却没有这些问题,我的成长还算是顺风顺水,小众属性的双重叠加反而让我更加清醒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应该怎么去面对这大众社会。

我有着许多保守派的朋友,也有着许多十分前卫大胆的朋友,我与他们都相处得来,他们就像两个语言文化完全不同的人,我站在了中间,我始终明白他们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但是我却发现他们都有着不同的可爱迷人之处吸引着我。

给我印象很深的事情发生在大三的时候,彼时我在我们学校的性少数组织担任副会长,我发现作为一个LBGT的社团,有不少的非LBGT人士也参与了进来,但是随后他们逐渐离去,越来越少,每次开会,会长总是对这类人提出各种批判:“你看,他们只是来看我们笑话的,他们退出就是因为他们骨子里歧视我们这群人。”随后群成员开始喝彩。

起初我也认同这个观点理论,但当每个非LBGT成员的离去都是这样的理由时,我总觉得我们可能也有问题,于是我找到了一些离去的成员,得到了让我恍然大悟的观点。

“我们不是LBGT人士,当然做不到那么共情,但是我们依然愿意为平权做一些自己的贡献,但是结果却反过来被各种排挤,虽然大众的确有很多不好的偏见,但是这样的错误却让我们来买单,这同样不公平,所以我们选择了离开。”

我现在常常回想起我曾经的药娘朋友,猛然间才发现我与她们原来已经距离甚远,远到虽然都是跨性别女孩,但我与她们似乎根本无法交流了,在她们眼里承认大众对我们这一群体的部分偏见都是对命运抗争的妥协。

我逐渐醒悟,我们虽然是小众群体,但是我们身上所出现的小众特征并不是把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大众割席的依据,也绝对不是平权该有的态度,在逐渐感受到社会对小众群体接纳的时候,也要给更多人一点转变的时间,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定及时的做到包容。

那些成长在大众环境下的人有对我们的偏见,但是我们对于他们同样也有。我们是小众群体,但不是特权群体,这点很重要。

我没有因为自己的跨性别身份去拒绝别人的评价,对于大学舍友的“女装大佬”的吐槽我也是一笑了之,有的时候去洗手间他们还问我是不是来姨妈了,可爱的语气这反而让我有些欣慰。

我同样也没有因为自己喜欢被羞辱而感到自卑,当别人当众或是在严肃场合对我说出轻浮之语时,我依然会怒怼回去,但是当别人静下来问询我羞耻的快感之时,我也愿意心平气和的与他们沟通。

总结

我始终觉得小众的爱好就像有人喜欢跳远,有人喜欢篮球,还有人喜欢铁人三项,有群众基础广泛的运动,也有小众不为人知的体育项目,但是当他们共同走上奥运赛场时,他们却都诠释着体育精神,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名字——运动员。

我们有着小众而私密的爱好,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我想,大众也好小众也罢,接纳自己,包容他人,无论喜好还是财富,在人格上,我们都是平等的。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想是对我最好的勉励,LBGT+BD5M的组合不是我的荣耀,但同样我也不为此感到惭愧。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别人口中的“女装大佬”与自己和解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