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在字母圈里找寻自我,而我却在这里放弃自我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在字母圈里找寻自我,而我却在这里放弃自我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第一就没有断过,每年六一儿童节班上奖状拿的最多的就是我,高中成绩依旧一路高歌一直到考上被誉为清北复交的复旦大学,直到现在保研本校,未来即将进入上海某三甲成为医生。

我的人生轨迹在多少人眼里看来,或许是那么完美和令人艳慕。

看似完美的青春时光也是我自我妄言不完美的来源。

孩提时代每次和父母出去,我总是能听到他们朋友的徐徐颂赞:你女儿可真厉害,将来一定是清北的好苗子,我孩子整天就知道给我们惹事。言必,我的父母总是谦逊地说到没有没有,但是我能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我这种被人认可的优秀让他们得到了满足。只不过现在我没有成为清北的苗子。
父母很爱跟我说
“你只要好好学习就能考上好的大学找个稳定的工作”;
“你学习学的好爸妈脸上都有光的”;
“咱们全家就指望你这个高材生了”。诸如此类。

直到高考前的那个夜晚,在我即将准备睡觉之时,我妈特地跟我说:你不要有什么压力,明天好好考,到时候出个好成绩就可以让我们自豪了。其实本来是没什么压力,却因为我妈的安慰陡然剧增。

因此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成年人的一个技能—-察言观色。我能从我爸妈的表情当中观察出他们对我的行为是否满意,我能从老师的口气和上课的状态判断出今天我要如何去表现,我很早就知道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大人满意而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们厌恶。

所以我除了被夸优秀以外,我得到的最多的赞誉就是“独立”。所有我身边的人都在夸我独立,不过他们说的也确实没错,我从小就是一个令人省心的孩子,学习上一直都会给自己制定各种计划,生活当中那些别的孩子犯的“错误”我也从来都不会犯,大学以后我也很早的就规划好了我的职业生涯计划,某乎常言每天早上7点起来去图书馆自习的舍友也正是本人。

所以被人说独立也不足为奇。

02

表面的独立但是内心却在自我迷失

可是独立真的就是我的一切吗?独立又能代表这个人拥有了富足的自我吗?

其实我早就已经迷失了,从小就知道怎么包装自己的我,已经习惯性的学会隐藏自己的负面情绪,即便是这种人格上的迷失我也总是觉得,这就是我应该去独立承受的。
每次看到网络上那些追随自己内心去做一些看并非循规蹈矩的人之时我总是心生羡慕,因为我连染个发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谈追寻什么自我了。

很多时候我经常问自己,做一个临床医生就是我自己想要的吗?还是这是我看似主动的选择了一个让父母满意的职业呢?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我能做一次那样的坏孩子,如果我不在复旦而是某所并不出名的大学读着并不热门的专业,我的人生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不得而知,而我也只敢闭上眼睛将这种虚无的幻想代入梦境当中。

接触到圈子也恰好就是在这个时候,大数据的时代要接触到小众文化可真不难,我的入圈动机其实和大多数人并不相同,竟然有人成年了还会喜欢被人打pp?不可思议,这种天然的反叛属性激发了我内心的倒戈,或许这是我寻求我内心渴望的一次挣扎。带着这样的好奇,我正式的入圈了。

03

别人在圈子里寻找自我的快乐,而我却一无所获

很快我在这个圈子里面就认识到了很多五湖四海的朋友,和他们的交谈更加笃定了我的认知,有人在圈子里寻找自己的叛逆;有人通过圈子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对象;还有的人通过圈子发展了自己的爱好;还有人,没有人了就是你阿狸还通过圈子爱上了心理学。
大家都通过圈子找到了内心的一份返璞归真的喜悦,我想我也一定可以。做完实验看着别人的实践故事我总是心生羡慕,了解到他们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我便蠢蠢欲动。只是光了解肯定还不够,我应该得迈出脚步才行。就这样我和形形色色的参差相遇了。

说是参差倒不如说是我内心对这个世界和这个圈子的矛盾吧。
我并不是一个恋痛的人,第一次实践的时候我就被打的嗷嗷叫着安全词,对方一脸懵逼的看着我说他已经没有用力了。事后我的闺蜜告诉我:“一般不恋痛的都是追求关爱,也就是非惩戒的SP”。
于是第二次的实践我就尝试了轻度的关爱感,但是当对方将我搂紧怀里的时候,我心生一种厌恶,我讨厌这种不明所以的关爱,我讨厌别人摸我的头和屁股。我的闺蜜说:“或许你是因为不喜欢男主,你去找个女生吧”

紧接着当那个女孩将我搂紧怀中之时,我的感觉更差了,她给了我一种母亲般的关爱,这会让我不自然的想起曾经我妈给予我的那些体验。我的闺蜜也不知道该怎么引导我了。
经常我会问自己,我真的来对圈子了吗,虽然我对他们的那些关爱或是击打表现的并不喜欢,但是我总会习惯性的去拥护他们,当我受不了之时我会说是因为我太脆皮,即便不喜欢那些关爱但我仍然表现的及其投入。

看上去的幸福其实多少有些魔幻,因为这不和我曾经一路走来的感觉一模一样吗?我想在这个圈子里去找到一种自我,但是我好像又做回了原来的那个善于伪装和讨好别人的自己。

04

混圈对我不是一种拾起更多是一种放下

后来因为学业繁忙加上我厌倦了频繁的更换实践对象,于是我答应了一个男主的长期邀请,即便我并不喜欢长期,但是我依然选择了,和他相处很是愉快,比我大几年的他是一个小有成就的创业者,他的人生轨迹和我完全不同。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了他,这是我大脑无意识的一次选择,但是我却毅然决定了,我们的实践很频繁,我的学业压力大,他也经常因为生意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而压力陡然倍增。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一次压力的碰撞和爆发。揍完一顿,互相吐槽双方的压力,我听不懂他合伙人的狡诈、他听不懂我的内妇外儿(内科、妇产科、外科、儿科,是医学生的专业课用语),互相吐槽完便回归原本的生活,我们谁也没有偏袒谁。

每一次的实践都是这样,除了我们的槽点更换着,其他都没有变。我的闺蜜对我找了一个这样的主感到震惊,你怎么能接受这么无聊的实践呢?

是啊,真的很无聊,从一进门我就走向大床自觉的褪掉裤子,姿势大体上也就是趴着,最多跪起来一下,他也向来就带着他的实践三件套,木拍、木尺、木棍,听说一个定制了几百块?我也不懂,反正打起来很疼就对了。

我们实践的过程并不交流,空气中除了工具挥舞的声响和工具与臀部碰撞的摩擦,便是一片寂寂。因为我的脆皮他也从来不会下重手,实践的过程都是仓促了结,结束以后我们也几乎没有aftercare,没有肿块象征性的揉一揉,因为我不喜欢太过于亲密的身体接触我们也没有拥抱。在别人看来这样是真的很无聊,然而神奇的是我们两出其不意的都接受了。而且我好像还有点乐在其中。

我很少去想我们这样的关系是纯实践还是处管教亦或者是啥,我不愿多想。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两个马力全开的吐槽机器,虽然彼此听不懂对方的吐槽但是却都愿意认真的倾听,聆听来自另一种人生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我逐渐已经忘却了我对这个圈子的想法,它就像液体一样穿过了我用来隔离人生和外界纷争的网格随后渗透进了我的生活。我也不懂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圈子又或者我实践的乐趣在哪里,很多很多事情我真的没有脑子。这和那个别人家孩子的我完全不一样,在圈子里的我就是一个没有脑袋的傻瓜,找到自我?谁能指望一个没有脑袋的傻瓜找到自我呢?

可是作为一个没有思想的傻瓜,我好像并没有朋友说的无趣的困扰,因为为了有趣所需要动的脑子会很快将我代入现实中去,一切为了有趣的思考都会演变成我的一种妥协和讨好。但是作为一个傻傻任人摆布的傻瓜,甚至都不用去思考怎么被人摆布对我却是一次极佳的心灵体验,这种体验就是一种愉快内心自我释放。

以前我体验过蹦极,去过冰岛踩过冰川,去过内蒙骑马,在洛杉矶的落日下陪朋友散步,疯狂和阅历我都体验过了,只是这些都没有让我真正的释放,因为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去认真思考和安排。
或许我想要的就是这样无聊的不需要思考和安排的实践感觉呢?我似乎有点明白自己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SP这件事情,甚至去想我为什么喜欢都会给我带去痛苦,虽然实践很无聊,但是也正是这种无聊让我可以不用开动脑筋,我的大脑就像一台流水线机器,开动起来就无法停止。虽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亲密接触,但是躺在床上互相吐槽着不快让我不用思考怎么去维护我的形象,毕竟红着臀骂着人还有什么形象呢?虽然没有脑子,但是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一种抛开世界的欢愉,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短暂。

在实践这件事情上面我是没有自我的,但是这种失去自我的感觉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当中我是太在意自我了,太在意独立,太在意讨好别人,我其实不缺自我,我的自我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形成一套体系,我的独立和自主是我这么多年来的生活经历所共同造就的,没有人可以逃离外界的干扰形成完全独立的自我吧?

对我而言放下才是更为重要的事,实践的时候那种全身心的放松所带来的愉悦感超出了一切看似轻松的体验,带给我的短暂放空就像精神鸦片一般给予我了片刻安宁,臀部在与工具击打的瞬间,我的大脑也随之消失,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毫无负担的承认我就是傻瓜的事实,最主要的是他也和我一样。

村上春树说过:懂得放下是一种智慧。兜兜转转,其实我所寻求的自我,其实就是放下自我,我所拾起的太多太多了,我的生活压力已不再允许我拾起圈子的自我,这份自我并不沉重但也足以压死骆驼。我所需要的是给我的精神世界来一次断舍离。放下我所拾起的,或许才是我的实践真谛吧。

和闺蜜说了我的想法以后,闺蜜打趣道你们不然结婚吧,我说这绝对不行,我爸妈肯定不让我跟一个居无定所的人结婚,哈哈我又回到了我生活当中的那种妥协中去了,可是,转念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呢?或许我也正需要一段傻瓜的婚姻呢?

05

阿狸的总结

混圈不一定是要找到什么 有时候更多的是放下什么。
听完绮绮跟我说的经历以后,我颇有感触,阿狸混圈以来也一直在问自己我究竟喜欢的是这个圈子里的什么东西,似乎想要寻找到一个终极奥义。曾经和一个老教授聊天,他说了一句颇有感触的话:在你们二十多岁的时候都是在给自己做加法;而到了我们这种六七十岁,就已经再给人生做减法了。

很多时候我们的焦虑和迷失其实并不是我们没有思考过,恰恰是我们有的时候思考了太多,拿起和放下是一种智慧,不过我不想在这里展开太多,不然这篇文章就变成非常深刻的哲学题材了。

对于很多圈里的小伙伴来说,找寻自己混圈的目的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但是不妨静下心问问自己,我所想要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找到什么呢?是我在这个圈子里丢失了一个无价之宝还是我希望让这个圈子带走我的一些精神傀儡呢?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别人在字母圈里找寻自我,而我却在这里放弃自我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