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如何优雅体面地丢弃硅胶娃娃?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发觉,近两三年来,硅胶娃娃市场发展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清楚地记得19年4月去参加上海国际成人展的时候,看到的大多数硅胶娃娃还是白牌产品居多,造型和功能方面都比较原始,没有太多亮点。

字母圈如何优雅体面地丢弃硅胶娃娃?

到了20年8月再去,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卧槽,怎么一年不见,硅胶娃娃卷疯了——不仅比往届涌现出了更多品牌化、ip化运作的展品。外观也精致了不止一个档次,诸如美甲的款式、微微泛着紫红色的手指关节,皮肤下隐约可见的青色血管这种程度的细节都可以做出来。

此外还新增了各种玩法和功能,震动加热发声啥的几乎是标配,更豪华的还结合了AI技术,这哪里是sex doll啊,简直是小型智能机器人啊,买回去得供着,哪舍得用啊,莫非蔡明老师多年前的预言要实现了?

还有照顾到各种小众XP而设计的,比如咪咪垂到膝盖的,长着三个咪咪的,长着大肚子的,长着马脸人身的……

硅胶娃娃一时爽,但报废之后如何丢弃就成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

首先需要说一下,我们比较熟悉的sex doll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我们叫做“充气娃娃”的,材质通常是pvc,价格便宜,外观不说是抽象也得是潦草,让人不禁缓缓打出三个问号:这也可以???不过人类XP之广,连巨蜥这么潦草的都有人可以,充气娃娃与之相比还是眉清目秀许多的。

而且土到极致就是潮,充气娃娃的造型细看还有种怪奇+邪典+复古+混乱邪恶的意味,就很亚。搭几个场景放到网红展里,就可以变成不明觉厉的前卫艺术。

这类充气娃娃废弃后处理起来完全没难度——放完气折叠成小小的一卷,塞到日常的垃圾袋里,随手带出去扔掉就行(充气娃娃皮是可回收垃圾,分类的时候记得不要扔错了。

充气娃娃不舍得扔的,还可以给游泳小白当救生圈使。

荷兰艺术家Sander Reijgers把废弃的充气娃娃回收二次利用,用来设计制作防水夹克,真——女友如衣服?

改头换面进入时尚圈,对于这些“前女友”们,也算是个非常体面的归宿了。

另外一些被称为“硅胶娃娃”,主要材质是硅胶,或者TPE。TPE是一种取代硅胶的理想材料,可以做出比硅胶更Q弹柔软、更仿真的触感,但耐用性比硅胶差。

硅胶娃娃开裂、老化以后,如何丢弃就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哪怕对象是硅胶的,我们也应当做一个负责的前任,给曾经陪伴你的硅胶娃娃一个体面的结局,而不是被狼狈地遗弃在路边,衣不蔽体,承受路人惊恐的眼神和非议。

因为造型太真,硅胶娃娃被丢弃经常引起大型乌龙事件。随意丢弃在垃圾桶、小区路边、水沟里、荒郊野外的硅胶娃娃,被路过的大爷大妈看见,眼神不好,也不认识年轻人的这些玩意,怎么看都是一个白花花光溜溜的人,可能就会误以为发生了口人案件,大型抛尸现场啥的,吓得报警。

对于扔的人来说,大白天要扛着一个大小像人、形状像人、重量像人的这么一个东东,从家走到小区垃圾桶,也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多人只能选择夜黑风高的时候悄悄行动,并祈祷明天来的清洁工大爷大妈见多识广不要大惊小怪。

有的人想装在购买时附带的大纸箱里低调地扔,但他大意了,忘了把纸箱上的购买人信息撕掉,就会变大型社死事件——

还有的人说挖坑掩埋,想必是悬疑片看多了。就说现实生活中,哪可能找地方让你大张旗鼓的挖那么大的坑~就算找个荒郊野岭,如果你住在北京市区,去到周边的荒郊野岭,起码得开个三四十公里的车吧。

因此一些人决定把娃娃分解成若干块以后再扔,虽然画面残暴了些,但比起直接扔一个“人”的视觉冲击更小。而且切开来方便搬运,毕竟硅胶的密度比人体密度还重,一个瘦瘦小小体型的搁真人里绝对属于营养不良的那种娃娃,动辄有三四十公斤重,搬运它就像同时扛了两大桶饮水机桶装水。

可是,硅胶有着优秀的弹性和柔韧性,家用道具切割起来并没有想象中容易。尤其是作为日常买肉都要热心摊主帮忙处理切成拿回家就能直接下锅的现代都市青年,要把真人大小的硅胶娃娃分切开来,真的不比在家自己剁大棒骨容易。

另外现在稍微高端点的硅胶娃娃,里面都是有合金骨架支撑的。没有骨架的话,四肢这些长而细的部位就很难定型,骨架和活动关节让硅胶娃娃可以变换你想要的各种姿势,可以陪你坐陪你躺、陪你睡觉陪你拥抱……

紧紧包裹在骨架外面的硅胶外皮就够难剥离了,合金骨架就更没法下刀啊。唯有在为处理方式发愁的时候,才怀念那些便宜玩具的好。

我的一个朋友Z,硅胶娃娃创业人士,客户遍布海内外,每年卖掉的硅胶娃娃连起来可绕篮球场好几圈那种。他告诉我,近两年硅胶娃娃行业这么卷,很大程度是因为20年疫情的影响。

我问他:“是因为大家都被隔离在家了,没有对象,所以只能买硅胶娃娃来解决吗?”

他说:“你记不记得?20年夏天网上火过一阵娃娃旅馆、娃娃租赁体验馆,引起过各大媒体的报道。”

我突然有了印象,他接着说:“那些体验馆的选址大多数是选在密集型的生产企业、大型厂区旁边。像光是大型厂区的一个园区,可能就有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工人在里面,而且这些工人当中往往男性比例偏高。”

“在那种环境下,没有疫情的时候,男性工人们平时可能主要是去约、或者洗头房、足浴店之类。疫情来了,所有的这些服务性行业都要暂时关闭,旺盛的需求被切断。于是就有人看到了商机,弄个店,放几个硅胶娃娃,这个模式太新了,相应的法律没有跟上,一时之间确实有一波人赚到了钱,而且还不太好监管。”

“但这个行业很一言难尽,从业者需要每天跟素质不高的消费者们打交道,经常免不了扯皮,有的顾客会恶意破坏硅胶娃娃,把皮挠破,把头弄松,破损严重的就只能报废。另一个问题是娃娃消毒不彻底,多人混用,容易造成疾病传播。”

“小钱钱遍地都有,但我们还是应该捡那些适合自己的钱钱。”

另外他告诉我,现在很多面向个人消费者的硅胶娃娃商家,都提供代销毁的服务,废弃了以后可以寄给商家帮你销毁,不用自己煞费苦心了。

比如我找了硅胶娃娃关键词下的四家权重较高的大店,问了客服,其中有三家都有代销毁的服务。

在百度里搜索关键词“硅胶娃娃怎么丢掉”,率先显示的就是某综合服务平台里的垃圾回收服务,看来想了解这个知识点的人还不少……

但无论是联系商家回收销毁,还是找其它垃圾回收机构,都要自行承担一笔不小的运费。重达三四十公斤、体积也不算小的硅胶娃娃,自己寄运费起码好几百……

不想自己费心思处理,又想省钱,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让资源物尽其用,捐赠给需要的人来领走,加以改造利用,这样就可以不用自己出运费了!

比如送给开剧本杀、密室、鬼屋的老板,用作扮鬼吓人的npc道具。可以画上恐怖的妆效,挂在天花板或者关在笼子里,让它们岁月静好地呆在那即可最大程度发挥恐怖谷效应。也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机械改造——安装脚底下往前跑的轮子,上半身从床上坐起来的装置等等,替npc扮演工作人员减轻很多压力和风险,毕竟这是个一言不合就挨揍的高危职业。

可以送给开在繁华办公区的泄愤解压工作室,给娃娃套上一身职业装,脑门贴个纸条,上写“领导”二字,效果更佳。

送给射箭馆射击馆,酷酷的仿真硅胶人形靶子,妥妥的锁死你的注意视线。

送给摄影师当拍照素材。据说,现在有些老师们拍局部特写是这样操作的——找一张硅胶娃娃的p照,抠图,p到自己的p上,再加厚厚的滤镜磨皮,于是便有了那种很难存在于真实人类世界里的迷惑效果,连❋(一个部位)的褶子都磨平了。

用来当柔术训练人偶,或者固定起来,当练习搏击的沙袋。优异的柔韧性和弹性,耐得住各种蹂躏各种打踢劈砍折压撅扯摔……

废弃的硅胶娃娃都有吧?麻绳都有吧(玩绳缚废弃的)?猫主子都有吧?可以学习这位铲屎官,用麻绳和人偶,改造一尊人形猫爬架,替你陪粘人的猫玩。

回收一些废弃硅胶娃娃,开个一人食火锅店,每个顾客可以选个娃娃陪着恰火锅,内向社恐吃货的快乐老家。

硅胶娃娃不要的,可以拿去当车辆碰撞测试用的假人,还可以捐给《流言终结者》,亚当和杰米很乐意要。

卖给某老坛酸菜面企业,作为踩酸菜的人选替代,比老男人的脚丫子踩出来的观感好多了。

用来当文身师练习模特。一位文身师朋友说:“假如有一个新人文身师,央美出身造型扎实想法好,但是苦于穷没有模特,而我是个皮肤细腻白皙好看的胖子,我们就可以各取所需。我要一个满背,你的技术可能要一万,你现在只要三千给我做一个满背,作为回报,我要跟你去比赛。但是有些新人文身师可能技术没那么好(比如我),没有模特愿意一起,也没法带猪皮去参赛,就可以用硅胶娃娃。哪怕不参赛,你把娃娃摆在店里,或者拍照发ins,不比摆一堆猪皮啥的逼格高多了~”

还可以用来当欢喜佛参拜。

或送给日料店,做“娃体盛”。

送给农民伯伯插在地里吓小鸟。

送给美术学院做人体模特。

送给中医推拿馆标穴位图。

送给绳师47号当绳模。

最后讲个浪漫的、有点伤感的故事,不知大家之前是否听过——

一个男孩,买了个硅胶娃娃,用了四年,在她老化之后,就丢弃了。

之后娃娃被回收,做成了tt,并机缘巧合地被男孩买走。

男孩戴着那个tt,跟他现在的女朋友papa。那一刻,他通过熟悉的触感认了出来,那就是曾经陪伴自己度过青葱岁月落寞时光的娃娃,他不由得更用力了……

在GC的瞬间,女朋友感到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到了后背上。

是男孩哭了。

(没听过很合理,是我编的;不要在意硅胶作为干垃圾怎么能回收做tt,反正是我编的;不要在意怎么能通过触感认出来,反正是我编的)

今日话题:

废弃的硅胶娃娃还有哪些脑洞用法?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如何优雅体面地丢弃硅胶娃娃?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