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爸爸,这个世界会好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小碗问:“爸爸,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字母圈“爸爸,这个世界会好吗”

男人告诉她:“我们可以自己好!”

今年,因为疫情,小碗已经有了两次被封控的经历。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在家,虽是吃喝供给充足,但精神还是被打磨了一顿。所幸时间不长,大约一周。

第二次,小碗和男人被一起封控在男人家里。男人是她的Star。这一次时间比较长,大概有三周。之前,小碗没和男人长时间腻在一起过,只是“常来常往”而已。这次封控在一起是男人蓄意安排的。在感觉情况不妙的时候,抓紧把小碗叫到身边。对此,小碗知情,也认可了。

小碗有过几个Star,但没和谁有这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经历,这个是第一次。前三天还好,男人还能绷在Star的角色里,小碗见机行事就好。第四天中午,男人下厨做了一桌吃的,和小碗“平起平坐”地吃喝到傍晚。

男人把眼神迷离的小碗公主抱起来,然后瘫在沙发上。娇小的小碗几乎坐进了男人的怀里。

“我能叫你爸爸么?”小碗问。小碗没这么叫过之前的Star,男人也从没要求过她这么叫。

男人摸了摸小碗的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小碗能感觉到屁股下面有膨胀的力量,看着男人已经泛红的眼睛叫了声:“爸爸!”

……

小碗问:“爸爸,这个世界还会好么?”

男人告诉她:“我们可以自己好!”

那时候小碗迷迷糊糊的。在她耳边,男人有些沮丧:“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好过啊。”

之后的几天,男人像个老父亲似的,每天都给小碗做丰盛的饭菜。对于一些“调皮”的表现,男人也只是“教育”一下。没有像之前的言语那样上纲上线。

一天半夜,被梦境呛醒的小碗发现男人站在阳台上抽烟。她似乎能听见男人深吸香烟时,烟草燃烧出的嘶嘶声响。

小碗从后面抱住男人:“我们可以自己好!”彼时天际已经有晨曦的漏光,耳边也能听见凉风拂过。

男人转头看了眼小碗,笑了笑,就把小碗的头往自己的胯间按。

……

上个月,公司因为疫情倒闭了,小碗也不想继续在那个城市待下去,就和男人提了结束。男人没有挽留,只是嘱咐她不要对生活失去热情。

“是啊,善待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热烈地活着。”我说。

小碗登机前,我问她:“如果他挽留你呢?你还走么”

几个小时后小碗回复:“难道像柳飘飘那样问尹天仇么?还是算了吧,他不好问,我不好答。这个世界如果真的不太好,我也会好好的。”

……

“也许这个世界也没太糟。”小碗给我发来她一家人聚餐的照片。

我的理解总要在自己身上跑一圈:“疾病、孤独,还有人身上越发无休止的欲望,只要有家人爱人在身边,也许都只是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妄念。”

小碗大概喝了一些酒,跟我说起她的生活规划,说她会找个简单的工作,要处一圈要好的闺蜜,和每一个喜欢的男人睡觉,不只是BDStarMoon…

小碗说得兴致勃勃,我却有点困。困的时候我总会说:“看看光屁股吧!”

不等她回答,我接着:“还得保养好翘臀,这很重要,保持翘臀就是你热爱生活的最重要的考核指标!”

第二天醒来,我在手机上看见了小碗的光屁股。

我:“好吧,爱看光屁股也是我热爱生活的样子。只要还有光屁股看,这个世界就没有太差!”

-完-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爸爸,这个世界会好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