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事情谁不喜欢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有把事情说得理所当然的毛病,这次聚会的由来顺理成章又是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可能就是有人乏了、有人饿了,念着念着就无端而起。大概不是任何人的本意,只是这样碰巧牵涉进来。

危险的事情谁不喜欢

我们不是圈内实践的关系,只是朋友介绍的朋友,开始圈内话题也是意外,面临这个状况,奇怪的氛围在空间里流淌。相对无言的尴尬让我多灌了不少酒,只能相信,好吧这种事当你做过一次后就会变得容易些。拥有一堆酒精,愚弄所有人,晃悠着说自己有多开心。

「要不要就开始了」,感谢像是暗示的随意催攒打断这段doing time。

我喜欢玩乐的时候不用慎而重之地铺陈当下的情况,只要视线相对扑身上去,心领神会就能开始权力流动的有趣游戏。我把人压倒在地,坐在他的腰上,再俯下身掐住脖子,搧了一个小小的巴掌。兴许已经不能称作巴掌,所有动作都轻得很小心,为了别留下痕迹让他的主发现。

我勾着他的脖子,咬在下颔上,这种像是掠食者的形势让我感觉自己拥有掌控的权力,当然只是情境上的。对方没有这么老实乖顺,他不是单方面被动接受我的行为,应该说是计划好的,甚至我觉得我会做什么他都知道。酒意让人很喜欢笑,我笑着问被主人知道了怎么办她会不会介意,重量压在胸口上,脖颈被掐着,他嘶哑着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就是要来玩的,不会让她知道」,泛滥得恰到好处的剑。看人吃力吐出从容字句的感觉,就跟玩别人的狗狗却更亢奋一样奇怪。

我喜欢zx这个项目,人努力从喉头挤出的破碎声音和轻微缺氧的昏乱样子都特别可爱,对方这个当下的苦痛快乐全都系在自己的手上。我们曾经讨论过窒息好像没那么受欢迎,他说被剥夺呼吸是给对方很大信任的表现,其实我不知道以我们当前的熟悉程度,是不是已经可以对他做这样的事情。

沉寂一段时间,没有湮没他过去招惹人的躁动不羁,反而犹如破戒之后的啤酒派对。大范围从侧腰摸到腹部,再五指同时缓慢地在皮肤上画圈,不经意用指甲划过,偶尔经过腰际时稍微加重力度嵌进指甲。他一点一滴发出哼声,轻轻地呻吟,光线很暗,轮廓模糊难辨,不过这种表情应该就是人家说的很骚。眼神交会的注视可能会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但却令人兴奋,感觉就像意乱情迷的烦躁不安。我估计自己大概是一脸失了冷静混乱驳杂。

我不习惯这么说话,可是环境会慢慢改变人,直到可以在这种场合自然贴近耳边讲出「你怎么这么sao。」说完再顺势舔咬耳朵,咬啮纠缠不放。

「就是、很sao啊。」他的句子断断续续的,呼吸也越来越重。不清楚这种虚与委蛇又假应了事的来往对话哪里能让人兴奋,但是我的脸很热,我想有七成是酒的关系,或是六成。五成。后来那些得寸进尺的问题,我以为会是段交相贼的过程,得到老实的回答有点意外,对于被反问的问题,我撒谎了。有意图总要从没意图开始。

没遇过在活动场合的他,就像那些有意或无意被招蜂引蝶来的女m不知道他现在迷茫散架的表情一样。伸手抚过他的背,把人揽起来坐着,衬衫下的皮肤冒了汗水,滑腻湿凉。

手环在我身后,坐在他身上本身并没有什么强烈刺激的地方,但窝在身上听他们的主相处,手还在对方颈边、胸口描摹,就不是那么稀松平常的事了。听他说有多喜欢自己的主,像现在有时做些破坏规定的事似乎就显得更加无药可救,隐瞒的同时却又很诚实。

这种时候问的问题不免有些矫情恶劣,想到之前他问,要是被挑衅「玩别人的东西开心吗」怎么样。其实不太介意,还认为当对方不那么顺服的时候更有趣,我挂满笑意把他按回地毯上,一手和他十指相扣,揉捻惹事和无德的界线。

因为陌生人刚巧的仁慈,他的主在他身上没留下什么纹痕,虽然更希望他带着主留下的痕迹躺在这里短暂糜烂。我知道这样不对,仍将他坏进骨子、病入膏肓的习性,和我多少有点疯狂的享乐欲,反手藏进了掌心。

赞(3)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危险的事情谁不喜欢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