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关于男性被性骚扰

本次问卷征集统计出来的高频关键词

大家周五好,我是乱跑~

之前我们征集了男性被性骚扰的经历,截止时问卷加公众号后台消息有近300条,共计八万万多字。

我逐一看完后意识到,和女性一样,男性遭遇的性骚扰,竟然也是不论外貌、身材、年龄、身份、衣着打扮、场合的,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对方想要骚扰你。

而且被骚扰后的男性受害者,常常会因为惧怕尊严受损和不被理解,而选择憋在心里,用时间默默消解。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从收到的故事中整理出来了一些,希望大家看了之后,可以对男性受到性骚扰的情形有个更全面的了解——它不是什么所谓的“福利”,也不是在“开玩笑”,更不是“男人才不会计较这些”……

在等待舆论进步、司法完善的过程中,我们首先应该关注和正视它。

@二狗

8岁那年遭遇过性侵,是个男的,大概十六七上初中了,强行扒开我裤子,用黑笔在我的牛子上边中间位置写了个字,还一直扯着,不给我穿上。我姐当时在旁边,就大我两岁,我也不知道咋办才好。

嘲讽的是,第二年我去田里玩,田旁边有条河,我从河上走独木桥过去,刚好之前侵犯我那个人从山坡上走过来了,我抬头看他然后一惊不小心就掉进了水里,

当时我是和我姐一起去田地里玩的,她不知道怎么救我很着急,侵犯我的那个人捡了一根很长的柳树条伸到水里把我拉起来了,求生本能让我紧紧抓住,当时在水里只感觉完全动不了,和做梦一样。

那人救我起来后,我爸他们让我认他为干哥哥,认他爸为干爸,真嘲讽啊。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陈博研

本人长的比较清秀,小学五年级跟班上小班霸走的近,有一次回家,他把我推倒在我家小区楼下的草丛里,简直不是性骚扰,就是qj,强迫贴着我的嘴唇,把我裤子脱了用生殖器摩擦我的生殖器,他力气很大我反抗不了……一直以来的阴影,所以到现在对男生也一直有防备。

@匿名

中学时被不熟的男体育老师当着全班男生的面揉捏胸,拧胸,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师这么做。

记得当时女生们都跑800米去了,留下的人只有男生,我事后甚至庆幸没有被喜欢的女孩看到这一切。同学们就光看着,没有人出来帮我,反而都在笑我,大家好像觉得这事特别搞笑,我只感到不堪与耻辱。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这种恶心的行为有什么好笑的,老师放开我的时候我浑身都在颤抖,恶心反胃,忘记了那天怎么度过的,从此特别害怕上体育课,恐惧一切肢体接触。

已经过了六年,现在想起来还是感到非常痛苦,我当时吓得呆住了,没有人帮我,大家都在看着笑话我,体育老师做了那样的事第二天还能若无其事地上课,好像大家都不把这件事当成一件事,而是一个笑话,但我的痛苦让我无法对这件事一笑而过。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Hoooooot Z

不算被性骚扰,但是绝对是国内性教育缺失导致的问题——


小学三年级在外面参加乒乓球培训,同班小女孩冲上来打了一下我的裆。我当时直接暴怒对她大吼“你干嘛?”


后来回家告诉父母,而我的父母也是缺乏性教育的一代人,之后也就不了了之。


我不管她目的是为何,想跟我开玩笑还是怎么样。这种行为过于无礼!性教育的缺失,会让一个儿童不知道异性的哪些地方不能随意触碰。这是让我走上了支持儿童性教育之路,的原因之一。


2019年,西安你我您性教育平台统计的每年未成年人遭遇性侵害的有记录的案件为15W例。没有记录的,数量多到无法预估。


你的每次选择性忽略,都在为你前行之路上设置新的阻碍。请不要给我匿名,所有问题只有勇敢站出来面对,才能得到解决。

@匿名

我被性骚扰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我很小的时候,在邻居家的毡房里,大概刚读小学的年纪吧(我是新疆哈萨克族),我们那里有在古尔邦节串门走亲戚的习俗,所以我们毡房在那个下午也没有人,只有我一个远房表哥和我。

不知道怎么开始的,他和我就聊起来“jj为什么有的时候会硬”这个话题。对性没有任何认知的我,表示出强烈的好奇,然后我就被表哥欺骗并猥亵了。

而我被性骚扰甚至是猥亵的导火索大概就是和表哥独处一室,而且那时候的我性格有些女性化(也就是大家常会说的娘炮),不然我也想不出其他可能了,因为如果同样是别的男孩子,应该也不会因为和长辈聊了几个荤味笑话天雷勾动地火然后就被当成女孩子猥亵吧。

更让我苦恼的是,这种事一直持续到我上初中都一直还在发生,直到我强迫自己各种学坏扭转性格浑身长满了刺为止,这种情况才彻底消失

这些经历说实在的,现在当然不会再影响得到我,幸运地,当时的我也没有被进一步的伤害,但不代表这些事情是正确的,这也是我认为性教育尤其类似“性同意”这些概念应该被普及的原因,这对当今的中国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某汐

小时候在农村老家,被同龄男孩性侵了。我的力气不及他,胆子也小。印象不是很深了已经,只记得他把我压住了之后用类似于竹签的东西(很硬还有刺痛)侵犯了我的后面。

当时小也只是没有在意,也比较幸运自己没有留下心理阴影。再后来跟着爸妈搬到城里去了,我参加了中高考现在本科在读。后来听奶奶谈到这个崽种的时候才知道,他初中就辍学了,后来还因为性侵了一个女孩子进了局子。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匿名

不知道算性骚扰还是猥亵了,小学六年级刚刚知道自己喜欢男人之后,在火车站的卫生间里差点被一个男的强了。

当时因为人很多,那个男的说没位置了很急能不能一起上(老式一条坑位的厕所,空间还挺大),我没多想。结果进去刚一蹲下那人就开始往我下面摸,劲很大还试图捂我嘴,我当时人都惊了,然后挣扎着找准时机往他那里狠劲一踹,开门跑了。

现在想想,当时应该出来找卫生间里的其他人求助把他堵在里面报警的,车站也有执勤人员,可是当时脑子里确实是一片混乱,只想着逃走了。。。

我当时因为这件事,和自己的取向较了很久的劲,可能也是那时开始,才只喜欢那种表面看上去很能给自己安全感,实际会服从的猛男sub了吧。

@桔子

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一年级一直读寄宿学校,所以性的方面一直很晚熟。初一换了老师以后三个主课老师经常合起伙来很严重地体罚学生,打手心,扇嘴巴,打屁股,还会用一些工具比如棍子,铁尺。

因为我很调皮,所以也经常免不了挨打,但是有些时候我被体罚时是单独和班主任语文老师在一起,他会跟我说,让我亲亲你或者让我摸摸你我就不打你了这样子,包括亲嘴和亲脸,有一次摸了下面。有的时候就算没犯错误只是在学校遇到,也会偷偷让我亲他。

后来初二我因为受不了体罚,转学走了,在路上遇到他还吓唬我一顿最后让我亲了他一下。

然后也是初一的时候,学校的宿舍条件并不好,是很大的屋子然后两张床并一起睡,和我一起睡的是一个很壮的男孩子。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要亲我,还要压在我身上扭,让我摸他的私处,不配合他的话就不让我睡觉。

@啊哒

被露出的情侣对我公然进行性暗示。

有天深夜十一点回家,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停车,下车走的时候猛然看到一辆车的后备箱开着,一个几近于裸奔的女人坐在后备箱里,车旁有个男人拿着鞭子,两人都戴着口罩。

我第一念头:没想到在咱小区遇到同好?但和我想象中的发现同好的惊喜不同的是,我发现实际遇到这种情况时,更明显的感觉是冒犯。

面对陌生人的突然闯入,那两个人却很淡定,女的很做作地开始扭,男的拿起一个鞭子用眼神和动作对我示意,还弹了一下舌,意思是要我这个陌生人上前去加入?

我感觉很无语,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即使作为男性,作为DOM属性,作为一个了解很多癖好、见得多了的圈内人,我感到不爽,并不是因为看到裸体会使我受到什么损失,而是未经同意被利用作为满足性yu的客体时的被冒犯感,这和露y癖有啥区别?

我作为无辜的路人,那一刻可能会流露出惊愕、慌张、亦或者窃喜的反应,都会成为他们的精神伟哥,以及事后的谈资。

有的圈内人说“这有啥好计较的,大清都亡了,肉体是艺术”,但请问有多少是怀着传播艺术的目的,又有多少是为了以路人手足无措的反应为精神伟哥呢,不要自欺欺人。

在公共场合不小心撞见野战的人,我会礼貌地走开,丝毫不会大惊小怪。但是如果对方故意试图用眼神动作诱导把我卷入其中,那这就是性骚扰无疑。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黑猫

在社交软件上和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同事换了照,正值失恋期的我和他聊了一段时间天。但他自此之后只要在周围无人的场合遇到我,就会堵我,使劲攥着我的手,说要和我做那样的事情,然后把我往卫生间拖。不管我怎么说我还有工作需要马上去做,他也完全不理睬。

这种事情持续了大概有一年,甚至有一次直接在我脖子上吸了个草莓才放我走。这导致我进出单位有了先观察一下他在不在附近我才敢快步出入的习惯。顺带一提今天去吃午饭的路上也差点被他堵,得亏我假装看手机快步挤进其他同事去吃饭的小人群里打了个招呼,他才没有跟上来。

@匿名

我是男的,穿搭偏中性风,很瘦,是个m。。。但是从来没约过。只自己偶尔玩玩。有次出去玩太累在景区做了个推拿,怕有不正规的服务,专门挑了个男的做推拿,心想这样肯定就没事了。


结果,那个男的在按腿的时候总是按我大腿内侧和我的脚,因为当时穿的那个裤子是偏向于丝绸的白裤子,很薄,所以自己也很敏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胡思乱想了,还是被按的,反正起了生理反应,石更了,他当时看到后说的话特别过分,还按着我的屁股使劲揉。我急了就赶紧起来要走,他就直接抓我那里,还问我是不是钙,啥的,吓死了。


至今都不敢去按摩馆,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怕有生理反应,很丢脸。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陈泽

在篮球场被球友摸屁g,他还说开玩笑,当时想着都是男生也觉得没什么,然后打完去球馆更衣的时候他跟着我,当时就我们两个,他离我很近,上手就摸我下体,说很喜欢我,要不要试一试被gan。

我当时就头皮发麻和感到生理不适,我因为长相比较中性又是留的稍长一点的头发,我当时被骚扰也反抗不过,他比我高比我壮,体格优势在那摆着,好在后面有人来了,他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也才得以逃脱,随后没几天我就把我长发剪了,现在留的是圆寸。

@花生

身高197,体重99公斤,军人,2019年在广东广州某健身房兼职,遇见了个产后恢复身材的女性,年龄大概在29/35岁之间,交流得知也是圈内人。

平时做卧推的时候,她会时常拉着我的手往她胸上面放,然后问我手感怎么样。我表示了拒绝,对她说,我不喜欢你这款,你可以试试找个适合你的dom。

后来我找了个女朋友,她还在继续纠缠,我说你有家室了咱俩确实不合适,后来她干脆直接在俱乐部里面造谣我勾三搭四经常yp。

2021年我辞职回北京了,她托各种朋友打听我的联系方式,大概7月中旬来了北京,说自己离婚了跟我在一块,就连主仆协议跟全身检查都拿来了,到我后来的工作单位到处说我喜欢她又把她抛弃了。

我直接把我俩聊天记录和之前健身房同事作证的证据做了调研备份,起诉她性骚扰。2021年9月,我拿到了3万块的赔偿。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iamK02iiss_

我一直都本着找ZR这种平台,会比自己找房更省心省力省时的心态(懒),所以上套房子就无脑选的ZR。说实话上套房子一开始也确实住的挺好,但在去年十一二月份,搬进来了个女室友,风波就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跟她现实中说话不超过十句,但,如果事情和日子就这么简单且平静,我也不会在一天内看七八套房子,连夜逃走。

大概在一月初(具体时间忘记了),我晚上回来洗澡,突然她就冲进来了,说自己喝多了(装的,身上没有酒味儿,说话逻辑清晰)不知道卫生间有人。但事实是,卫生间有一小块儿磨砂玻璃,可以透光。而且洗澡的水声并不小。刚开始我想着就算了,万一真是不小心的呢。

截图里是事情经过,后来就我一直给ZR施压,ZR给我换了个房子。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总之,在外面住的话,不论是独居还是合租,男孩儿还是姑娘,都做好保护措施吧。我这次要是没有录音、聊天记录截图、拍照等证据,真的就裂开了,没证据估计谁也不会信一大小伙子被三番五次的骚扰。

@阿当

09年的时候,因为感冒得了急性睾丸炎,去诊所输液,然后男医生竟然借检查之机,含住了我的DD,刚毕业的我整个人都懵了,都不晓得怎么离开那诊所的……

@匿名

三十岁时在游泳池游泳时,有个五十岁上下的人游到了我同一个泳道侧后方,用游泳动作数次用手蹭过我的大腿臀部和私处,能明显感到他在“找准目标”试图触摸我的私处。我停止游泳愤怒地找他理论,却被蛮横地咒骂回来。当时我女友也在,觉得这事挺可笑的,一次真切的性骚扰。

@六加六等于十二

 

我受到的骚扰程度可能都比较小,但是也确实有遇到过。因为外形和声音条件算是中上吧,所以时不时会遇到一些。

像是,有次正在专心工作,一位女同事突然隔着衣服拨弄我ru头,并且还炫耀着向我和旁边的同事说“我找的准吧”,很无语,周围人只当做搞笑的事件,模糊着过去了。我当时也没觉得什么,男性对于这种太较真可能被人说小气吧。

还有的女同事会开玩笑说,“你做那种陪聊,带颜色的一定会很火吧,我就会消费去点你。”然后说着拍一下屁股之类的。

还有女上司借工作之名,增加各种额外的工作给我,帮她写她的文件,给她开车,在酒桌上和路上还会看似很随意的去牵起我的手,一边抚摸,一边假装谈心。因为是上司,也不好闹的太僵,只能是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抽回来,然后默默拉开一些距离。

男性似乎都会被认为是享受和占便宜的那方,但其实不是。我承认有的时候也会对自己倾心的女生来电,希望可以在彼此不反感的情况下有一些微妙的身体接触,但不分对象这样,多少还是会介意的。只是社会身份要求我们不要在意,要去做那个“占了便宜”的一方罢了。

@卜

大概三年前,山东青州,见网友,长我几岁,当时脑子一热就去了,在他家过夜。

第一天,半夜被热醒了,感觉有人在摸我屁股,一开始没敢动,后来掰开腿的时候,翻了个身,还没停,然后就拿那个东西蹭我的腿,我直接吓蒙,后来感觉腿上滴上东西了,才吓醒,他给我擦了擦。

我是真的怕,他很高比我高一个头,可能有快两百斤,当时特别瘦弱,真的不可能打过他。一晚上没敢睡,早上找了个有急事的借口就走了。

走之前,我不知道是蹭了一下,还是太紧张,恍惚间感觉他捏了我一下屁股。我不敢回头,但是我真的感觉他在笑,真的。

后来对那个城市都有很大的阴影,并且连带着那一段时间得事情也不愿意回想起来。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冲击,以至于到现在我在性方面也是混乱的,四爱,sub,k9,brat,sp,bd全部都混乱在我的脑子里,也从来不敢和女朋友说,这一生的阴影。

@匿名

我的经历已经可以说是被下药QJ了吧,初中的时候女装出cos去漫展,遇到一个摄影师说免费给我拍正片,然后就傻乎乎的跟着去了,比较傻的点就在于我那时候真的觉得大家都是好人,不会有什么恶意或者说什么不好的想法的,所以喝了他递给我的一杯饮料。

喝完过了会儿,脑袋就开始晕晕的而且浑身乏力了,然后就发生了很多我不想经历的事情(本人男,摄影师也是男,我当时并非gay),最后对方开车把我送到我家附近,逃之夭夭了。甚至是我发信息让发小来扶着我回去的,因为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走不动路。

这件事后来我回到家第二天去报警,搞了大概半个月,我身边很多人都知道了,对我影响也很坏,最后就给他判了个故意伤害,因为造成了我肛门括约肌撕裂,如果没有这个,都不一定能判。

那个年代还没什么保护男孩子的法律,挺多人听了都觉得没有可信度,觉得我是编的。但是我只是希望分享一下,让更多男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信任。

@匿名

我大学的时候,刚刚入手了新相机。拍完了周围的同学,想尝试不同风格拍一些陌生人,于是去论坛上发帖。


很快就有人加我。是个男人,三十多的样子。


他发了我照片,凭心而论确实不算好看,也无特色,本想拒绝。但听到他说。自己缺少朋友没人给自己拍照,而且将要去其他城市,想拍些照片作为留念时,心中还是不忍,答应了。


本以为是户外拍照,结果到了目的地才发现他就住楼上。喊他下来,他却让我上去。我挺不爽,但是想着既然答应了也不好返回,说:再不下来我就走了。


他这才来接我——穿着拖鞋,衣服裤子像是刚刚套上去的,不算整齐。


我不明白为什么拍照还要到楼上,他说想在室内拍。我真的毫无耐心了,拍了大概二十分钟就要离开。

临走,他说:拥抱一下。出于礼貌我答应了——却不是普通拥抱,他将手伸进我的衣服,开始抚摸……


我大脑空白,愣了一会儿才将他推开,然后跑出去,关上了门。

我才明白,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借口,或许他在拍照前冲澡,恐怕也不是为了上镜,结合他不愿下楼,如果真如我猜想的那样,照片也不会拍成了。


还有一件事,与上一件事很相像,发生在它之后,也是在大学发生的。同校的学长说他学习实在太累太困,需要人的拥抱。是的,我也心软了。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性骚扰”的可能性,再三确认“只是拥抱吗?”,得到肯定答复后才答应,想着是做好事。

到了才发现自己又被骗了,他先让我和他去偏僻的教学楼,又要去厕所,一层一层,一层一层,终于到了一个没人的厕所。后面的事情自然可以知道了,也以我逃离为结果。


说在最后:我对于被性骚扰,困惑居多:为什么说好这样,却偏要那样?如果有生理需求,为什么不找同好?

虽然情绪上反应不大,但性骚扰对我的的确确产生了不少影响,比如害怕又渴望拥抱,比如:再也没找过陌生人拍照


这也是我为什么将我的经历写下来,是为了告诉大家,什么情况可能发生性骚扰,还有,遇到反常行为,只要有一丁点不舒服,一定要跑,不要犹豫,不要留有幻想

主流社会默认男性具备体力上的优势,但其实不论男女,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时间段处于弱势——

比如,普通体型的男性,面对巨石强森……

童年的男孩,面对比他经验丰富、体型强壮的成年人,班上一些同龄女生可能也比他发育早,身材更高大……

老实巴交的人,面临肆意逾矩者,想发作、想反击、行为的惯性却让他难以爆发……

男M/sub,想尝试安全的危险,让渡出一部分权力,却遇人不淑……

处于权力和信息差下位者,比如下属面对上司,学生面对老师,患者面对医生……都可能成为弱势。

另外,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往往默认男性是性的主体,认为男性不具有性剥削的价值。受到性剥削的男性,不但很难得到舆论支持,也很难寻求法律的保护。

法律上,男性无法作为QJ罪的受害者,最多也只是强制猥亵,至于被性骚扰,一般也就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教育一下。

这次征集受到的留言里,也不乏有男性发来“我倒希望有人来性骚扰我”的抖机灵言论。

或许很多人脑补的男性被骚扰,是走在路上,突然被一个美艳熟女按倒,上下其手,还主动坐上来自己动……这样的画面(这不叫性骚扰,这叫想得美

如果难以理解,可以代入想象一下——你是直男,被一个比你高壮的猥琐大叔上下其手,你不从,还对你拳打脚踢……这才是现实中的“性骚扰”。

因为不论性别,性骚扰/猥亵/QJ的实质都是“强迫”,必定会强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强迫你接受你不接受的东西。

读者@维纳斯·晴的留言说得很好——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个时间段里处于弱势,所以当我们处于强势的一方时,不恃强凌弱,能共情,就很有必要。

这是一段关系良性发展的基础,也是社会良性发展的基础。

-完-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被猥亵的男性们都经历了什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