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字母圈BDSM,从接受自己开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你像狗还是像猫?」常常在网路上看到这句话。

#探索字母圈BDSM,从接受自己开始

我的个性,众所皆知便是阳光外向、活泼大方,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在艺文、体育、学术等领域都有点成就。坦率、直来直往、粗线条——这是我的性格、也是我这个人的代名词。

「所以说,像狗吧?」搅动着玻璃杯中的冰块,我随兴地说着「喜欢到处认识人、交朋友,不管哪里都是我的舒适圈。」

「的确,你就跟一只大狗一样。」对座的朋友同意这个观点。

浅浅地笑着,低垂的眼皮看着杯缘水珠缓缓流下。没有几个人知道,其实真实的我,更像一只猫。

傲娇——表面上排斥、不在乎,而内心却是想要的,一种表里不一的性格,是坦率的反义词。以傲娇形容大部分的猫实在是再贴切不过,和狗处于天秤两端、完全的对立面,也难怪现今网络上会将猫狗分派系,甚至拿来分类个性。

「她怎么可能和傲娇扯得上边?」来自身边朋友的评价几乎如此。

有多少人知道,背负着与性格相距甚远的属性,是多么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犹记那是小学低年级,一个人躺在床上,总会幻想着自己被绑架、抓去做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将双手交互着放在背后、压在乳胶床垫上,上半身的弱点一览无遗,内心感到有点兴奋又有点满足。「碦」的声音从手腕传来,发现戴着的电子表被我压断了表带。

「有点可惜,是新表的说。」幼小的心灵也会为被浪费的物资感到惋惜。

如字面上意思,「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属性,刻在骨子里的变态,是我放在心底无法吐露的真相。

2022年3月的某个晚上,在教室的椅子上,讲师一手拿着皮带,询问着是否有人想上台被示范DID的操作。众人沈默的那几秒,我的内心纠结着是否该举手。

当初在进圈时,顶着被动方的属性,遭遇不少男S的骚扰。因此这次在回归圈内时,我决定隐藏自己的属性,装成似乎最不易受骚扰的主动方进了社团。

在场的社员们这么多,大家都还认为我是SW或S的情况,要是我举了手,大家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对这个情况感到诧异?会因为我想体验就觉得我是M吗?又或是觉得我只是想要体验讲师的手法,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呢?

无数个疑问从脑海浮现,却又止不住想成为刀俎下鱼肉的渴望。

「唉,好那你来吧!」举手后,讲师请我到椅子上坐下。

将手背到身后,皮带在短短的数秒内固定手臂、缠上脖子、盖住眼睛;感受到向后的一阵用力,被拘束的姿态来得猝不及防,心跳倏地加速。

「我绑住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不是S了」回想着当初的情况,不管看几次聊天室的信息,都让人感到微微地羞耻。

讲师讲解着快速制服人的方法,一字一句都进不了耳朵。皮带的触感和项圈无异,紧紧地贴合着颈项最敏感的区域;眼睛被皮带压着、想动却怕会受伤;上身毫无防备地坦在空气中,随时都有可能被触摸⋯⋯。在黑暗中感受着渐喘的吐息,我不发一语。

「好,谢谢你的配合!」从拘束中解放,内心的燥动却不断上升。使用一贯的轻松表情回到座位、戴上眼镜,没有表现出多余的快乐或兴奋,我依然是大家所以为的,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那之后的两周,身体迷恋着那一刻的感受,这一陷进去大概是无法停止了。讲座当天提到讲师的「40分钟愉虐体验」像咒语一样挥之不去,每每闭眼都会重现一次被强制拘束在椅子上的体验。

抓着衣襟、微微喘气,或许在这一刻诚实面对自己,是最好的选择。

鼓起勇气向主办要了讲师的联络方式,我默默地将从未开封的匿名帐号开启,在昵称栏上打下「大小姐」;数天后,日历上增加了一个令人感到期待无比的行程。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探索字母圈BDSM,从接受自己开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