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你到底抽了几根烟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今天脑海中忽然回放了点曾经与E.发生的「趣事」,便随笔写下以供看客们取乐。

sp你到底抽了几根烟

依旧是滚瓜烂熟的自我介绍作为开头。我是温阳,对自己的定义为「主动」,底下有一个黑的发亮的Ruo整天在耳旁碎念,还有一个闷骚的斯文败类E.日日卖身耍无赖。关于我与她们的故事可至下方连接处,建议服用完毕后再来观看本篇。

E.并不总是成熟的人,尽管她整整大了我四岁。她总是强调着自己是「t」的形象,必须为我遮风又避雨,养我照顾我保护我,虽然我对此经常嗤之以鼻,但也不多说什么的继续过我的日子。

如同曾经的自我说明一般,作为一个主动,我不是很喜爱「管教」。在我的眼中,「管教」是一种欲望的体现,我可以将之拿来当作生活的提味,但却不会真正认为,满足被动的需求真的能够达到「管教」与成长的目的。

(在这里可以工商一下我的创作类文章,当我的创作中撇除了圈子的世界观时,我还蛮喜欢管教的情节,我喜欢彼此扶持与成长的样貌,但可能于现实面而言,我更倾向将之视为单纯的欲望体现,对于创作专栏有兴趣可至lofter搜寻温阳)

尽管如此,生活中仍然发生了些许我不得不管的状态。

我与E.刚认识的初期,说是管教,不如说是「遵守规则」会比较符合现状,毕竟她比我年长许多,我也不会真的将自己当作一个姐姐去管教E.,于是我们订下了几道规则,其中一道,便是我不喜的「烟」。但我一直隐在心底没有说明,某些时刻,她抽完烟后过一阵子,身上总会带着点淡淡的蓝莓气味,是一种我喜爱的气味。

管制抽烟的数量这件事比我想像中的来得辛苦,过程根本是斗智斗勇。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说好,一天只能抽六根(她认识我以前一天大约是十几根),超过一根20下。

有天我回了家,打开了门,E.兴高采烈的迎接我,我先是嗅了嗅,没有味道,惯例的问一问:「你今天抽完你的六根了?」

当时她已经乖一阵子了,我也只是随口问罢了。

她摇头,很无辜的说:「没啊,我还有两根。」得意洋洋,笑的牙齿都露出来了。可我面无表情的向上一瞟,与那飘忽不定了几秒的眼神对视着,问:「你还剩两根?」

「对。」她这次肯定了几分。

「你剩下两根?」我像是耳聋一样,就这么杵在原地,瞪着她,继续问着同一个问题。

「对…。」她退了两步,牙齿收进去了,也不再笑了。

「你确定你剩下两根?」我视而不见的把包包放好,继续问。

「嗯。」这一次,她的脸颇有无辜的色彩。

我状似无意的摸了摸茶几上黑盒子内的打火机,皱着眉说:「如果你剩两根的话,代表我出门的这段期间你都没有抽烟,你真乖啊。」

听到我夸奖她乖,她一阵笑,这次的笑非常的真诚。

而我看着她,也跟着笑,说:「但我出门前,打火机不放在这里啊。」话一说完,她的笑容便僵住了。我指了指后面的柜子,说:「我出门前放在白色柜子上的打火机不见了,它长脚了呢。」

「啊。」她嗯嗯啊啊的几声,答不出话。

事情到了末尾,她被我拖进居室。惯用的戒尺掌在手心,我看着她面如土色,心底一阵好笑。

「裤子脱掉啊,站在那里干嘛?」心底在笑,我的脸没笑,当时的她认识我也没有多久,还分辨不出我是不是真的生气,于是吓得把裤子一拽,撑在墙上,这是那个时段我较为喜爱的姿势。

「你抽超过六根了对吧,我刚刚翻过你的烟盒。」平时我是不翻她烟盒的,她一听见我这么说,更是一脸惊恐的侧头看我。

「所以你到底抽了几根?」我面色不耐,抬手抽了下去,一道红痕立马夸张的横亘在她白皙的臀上。

她吃痛的唉了唉,这本就不是热身的力度,更不带丝毫愉悦的成分。于是她没骨气的投降,放弃转那些欺骗我的小小心思,回答:「八根八根。」

「那可难算了。」我跺着步,吓唬她似的到处走,一边走一边开口计算:「超过了两根四十下,欺骗我是为了想再多抽两根,也是四十下,总共八十下,还加上骗我…。」我还没算完,她激动的手都不在墙上了,立刻回头,冲着我计较:「为什么还没抽的也算?」

「这就是我的算法,你有意见吗?」我睨了她一眼,她识相的闭嘴。

最后是满百告终。

她哀哀戚戚的撑上了墙,呈现标准的九十度。我心里暗暗夸赞了自己调教技术真好,随后戒尺抬高,丝毫不手软的一连五十下的抽了下去。

瞄准一个地方抽,抽到泛出紫砂,转而变为瘀肿前,我再找下一块干净的地方打。这种打法很是折磨,她努力的维持姿势,却也是止不住的喘息。

剩五十下。我换了藤条,藤条永远是我使的最好的工具,我掰了掰竹藤弯去的尾端,让她报数。

未满百,她的膝盖一弯,差点跌倒在地。我赶忙扶了一下,眼看伤够她痛个三五天,便说:「还骗我吗?」

她摇头,准备装哭的脸。

我嫌弃的把她的脸转回对着墙,把藤条扔在一边,收拾工具从来就不是我的责任。

「剩下的先记起来,下次再犯就一起打回来,听到了?」

「听到了。」她不敢动,继续站在墙边。

我满意的点头,允许她穿裤子之后。看着她,嘲笑道:「我根本不知道打火机在哪里。」

她瞪大了眼睛。

「我也根本没去数你的烟盒。」我耸肩。

她的眼睛再瞠的更大了点。

宛如一个智障啊,我心想,大笑着扬长而去,出了卧房,留她在房内带着伤,呆若木鸡。

看到这里,你们大抵以为E.不会再吃同样的亏,但其实往后的无数日子中,她还是被我骗得团团转,并且丝毫没有进步,真是伤透脑筋。

故事到此为止,若日后还想到什么会再分享上来,欢迎各位多在下方留言,说明各种心得,我看着开心就会多写几篇放上来,也欢迎追踪ig,ig在简介处,谢谢各位。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sp你到底抽了几根烟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