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友友们周五好,我是乱跑~

这两天刷爆全网的虐心小游戏羊了个羊,怎么能少的了我们抖M们凑一脚热闹呢!

讲真,这游戏能爆火,我觉得抖M们或多或少都有点责任。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最开始,我就是好奇想看看是啥游戏这么火,就毫无防备点开了。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做个人吧

社畜本来就没几小时睡觉时间

你竟然还要干预

点开第一关,我寻思着这难度,傻子随便戳几下都能过。

点开第二关,傻子竟是我自己。

第一关是“羊了个羊”,第二关是“吗了个b”。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这种落差就像是——你本以为,你和partner约定玩的是甜甜的DDLG。

上一秒,他还霸道宠溺地托住你的下巴,你闭上眼睛,期待一个涩涩的kiss。

下一秒,他就忽然自作主张,一个大b兜抡圆了扇你脸上(而且这根本不在你们事先约定的玩法范围内)

你一阵剧痛,两眼一黑,感觉下巴骨在地震,耳膜嗡嗡的。你捂着脸呆坐在原地,泪射了出来……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以前的我:我们NTP人超有主见,是不会被PUA的!

玩过羊了个羊的我: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精神控制大法。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羊了个羊是个卡牌消除闯关游戏,3张同款的卡即可消除,因为难度极高、通关率极低而走红,号称通关率不足0.1%(卡牌排列组合完全随机,没有通解,通关全凭运气,甚至很多时候一开始就是死局)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这就类似上中学时,有时候会遇到那种题干里少写了个条件的数学题,你就永远没法解出来,除非你在考场上把标准答案里的那个条件猜到,只能纯靠赌。

比如,我说我比小明大两岁,但我不告诉你我几岁,让你求小明几岁。你就没法求出小明几岁,想求解,你就只能把“我几岁”这个条件猜出来。

每次我翻开某张牌,以为下面只有一层的时候be like: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还有的网友玩到最后发现卡的张数都是随机的,有的凑不满3张。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在我每一次的用心观察分析都以不同形状的死局告终后,我意识到这个游戏就是全凭运气。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但它最有毒的就是——你明明知道它是骗你看广告的,谁玩谁是大冤种,但还是忍不住身体很诚实,总想着再碰碰运气,万一呢……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大型真香现场

好多人拜它所赐,吃不香睡不好。本来社畜平时就没几个小时睡觉,再肝到深夜,虐身又虐心啊……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票圈里,肝到深夜的真香党

我自己也玩了100多轮,累计看了三小时广告,抖M竟是我自己!

不过精力没白费,我悟透了以下爱情道理——

道理之一:我明知道这游戏是骗我看广告的,但就是越虐越忍不住想玩。然后,我把养肥了好几集的《权游前传》找出来看,就完全没兴趣戳手机了。

当你陷在一段有毒的关系里患得患失,往往是很难靠内在的力量及时止损的,有效解法是——找个更优秀的,心思自然就转移了。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道理之二:我票圈里,有人玩到第6次就过了,有人玩了500多次都没过。

就像有的人,莽莽撞撞第一次恋爱,就能遇到那个陪ta一直走下去的人,有的人努力寻觅反复试错,也遇不到对的人。很多时候真的就只是……运气问题。

道理之三:有时我点开上层一张卡,以为下面那张露出半截的就是想要的卡,可是翻开发现,看中的那张竟然特么的在最底,中间隔着好几层!

此情此景,我就像是遇到个各方面都完美符合理想型的男生,暗恋好几个月,鼓起勇气表白,然后得知对方是男通讯录……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道理之四:有很多次,开局和中途都消除得很顺畅,让我产生了“这局有戏”的虚妄幻想。然后,最后,都无一例外地,在只剩十几张卡的时候死局了,就像极了那些无疾而终的亲密关系。

还有几次,开局很难,我没放弃,耐心观察+一边推测+一边祈祷+善用道具,度过最难的部分,就越解越顺,柳暗花明,我整个人爽炸……然后,你懂的,结果当然还是只剩十几张的时候挂了,就像极了那些一波三折无疾而终该干嘛干嘛去的亲密关系。

道理之五:虽然事实证明第二关根本玩不通,但偶尔运气好的时候,接连消除的感觉又丝滑的很上瘾,于是你侥幸想,要不再赌一局,万一比之前运气好呢。

就像事实证明,被渣男渣女吊着一定不会有善终,但每次你快要彻底死心的时候,TA们又会耍点小花招安慰一下你的情绪,给你点希望,然后你又真香地戴上了小丑面具。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这个游戏的爆火让我不禁怀疑,莫非人类的本质就是抖M?

可是不得不承认,自找的“虐”确实很上头诶——

有些人胆小还硬要看恐怖片,一边抖成筛糠,一边侧着脸、眯着眼睛看,看到高能的部分还要关掉声音,配上《好运来》的bgm……

有些人吃辣吃得涕泗横流斯哈斯哈,一边担心第二天早上起来菊花变莲雾,一边又放不下辣椒调教舌尖的火热。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有的brat明明又菜又怕疼,还要日复一日地跟主子作死,蹬鼻子上脸。

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洁癖,晚上一个人在家脱下袜子,还要忍不住放到鼻子跟前趁热闻一闻。

有的人爱喝巨苦的咖啡/酒,苦到怀疑人生的那种。

有的人白天是优雅体面的都市丽人,晚上躺在被窝里,全靠某音某手某站上的洗牙/洗地毯/拔黑头/刮头皮/挤痘痘/修牛蹄/修马蹄/修驴蹄治好精神内耗。

所有这些事物都会给人带来消极的体验——恐惧、恶心、疼痛、悲伤、无助、不舒适……之类的。

但这些消极情绪,却能激发出蜜汁爽感,让人欲罢不能。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这其实是“良性自虐”的心理机制,通过追逐某些“安全的危险”、“可约束的风险”,来获得愉悦的体验。48号之前写过一篇有关良性自虐的详细文章,可以点这里查看。

为什么会有良性自虐,科研人员们提出过多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良性自虐的本质是一种“拮抗作用(Opponent Process Theory)”

即,某项刺激引发了某种消极的情绪, 撤除这项刺激之后,在拮抗作用下,会引发相反的、也就是积极的情绪,反之亦然。

比如在反反复复的边缘控制吊着胃口“折磨”之后,终于被partner允许释放,会带来究极的快感体验。

又菜又爱玩的人从过山车上下来以后,会体会到一种重生般的解脱。

再比如长跑终于忍耐着跑完了全程,虽然胸腔疼得每一口呼吸都有血腥味,但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爽(上学时就是这种念头支撑着我这个体育渣渣每次跑完八百米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从情感角度看,痛苦的刺激结束后,我们仍然清晰地记得痛苦的感觉,但终于不需要再忍耐实际的痛苦了,这种转变,就会引起积极情绪。

从生物学角度看,这是人体的一种维持平衡的自我调节机制,为了防止某种情绪反应过度,便生成一种与之相反的情绪来补偿(或许就是“乐极生悲”的原理)。

比如受到疼痛刺激时,人体会分泌内啡肽(又称为镇痛激素)来抑制疼痛,同时使人产生欣快感。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愉悦的情绪不是在痛苦结束之后跟随产生,而是和痛苦的情绪同时产生的。

比如,吃辣并不是吃完辣以后才爽的,而是吃的过程中,又痛,又爽。

观看恶心舒适小视频,也不是看完关掉视频以后才舒适的,而是观看的过程中,又恶心,又舒适。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和伴侣玩BDSM羞辱play,也不是整个play结束以后才嗨皮的,而是在play的过程中,听到dirty的话,又羞耻,又嗨皮。

根据这种观点,愉悦感产生的原因,并不是痛苦的结束,而是因为大脑认定——“这种痛苦体验是可控的、不会构成实质危险的”。

比如,蹦极或者坐过山车很爽,是因为可以让你在安全的场景(其实也有风险)之下体验到自由落体的感觉。

看恐怖片很爽,是因为你知道片中的妖魔鬼怪不是真实的。

看恶心小视频很爽,是因为那些痘痘黑头并不是长在自己脸上的,不用承担挤它们的后果。

玩羞耻play很爽,是因为你心里明白,那只是预设身份的游戏。无论ta“贬低”还是“伤害”你,都是在预设的界限和程度之内,并且不针对游戏之外你的社会身份。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恐惧和恶心是人在漫长进化过程中强化出来的能起到自我保护作用的情感,让人对危机和疾病风险产生心理上的重大负面反应,起到警示和避险的作用。因此这些负面情绪对于生存来说,其实有着正面的积极意义。

如果说恐惧、恶心一类的负面情绪,可以类比为情感上的免疫系统,那“良性自虐”,某种程度上就像给自己的情感打疫苗。

在目前的研究中发现,自然界只有人类拥有“良性自虐”的机制,其它动物都没有。其它动物遇到负面影响时,总是会试图去规避它。

动物们的“快感”模式直白单调,而人类的快感机制则复杂且层次丰富得多。各种形式的良性自虐,就像人为了获得快感在主观自愿的hack自己的大脑,花式整活,某种意义上就像是在卡bug。

这样想,作为抖M似乎还有点小骄傲捏~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完-

参考文献:

[1]傅于玲, 邓富民, 杨帅,等. 舌尖上的”自虐”——食辣中的心理学问题[J]. 心理科学进展, 2018, 26(9):10.

[2]Are we all masochists? Karolina Michalczewska March 25th, 2021 

Are we all masochists? | LSE Psychological & Behavioural Science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羊了个羊”能爆火,抖M们或多或少有点责任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