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双性恋学霸男孩给我做M:塞着T蛋操场绳缚,还能和我聊学术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作者:菜鸟

 

这是一个物理在读博士男生的投稿

01  社会性死亡的绳缚 

我就是那种天生对绳子就有敏感性的人。这是基因使然,看个动画片就能启蒙,我想拥有红孩儿的绳子。

我的童年绳缚启蒙史,就是一部禁忌羞耻的作死史。

幼年的我把家里的毛巾被拆下一根根线来,线绑在自己的双脚上,不能挣扎否则就会断裂,但我还是异常满足。线很细,我还以为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真tm是个小天才;但我没悟到量变会引起质变,线抽太多,毛巾整个散架,终究引起家里的注意。

小学一年级学跳绳。拿到跳绳的那一刻,我第一反应好像和班上的同学都不太一样。我悄咪咪地用跳绳把自己腿绑在了椅子上。当我把腿系好,开始将绳路往上半身走,老师终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XXX,站起来回答个问题”。但我已经和椅子合体,站不起来了。

爸妈不在家,我就把攒了很多跳绳和红领巾拿出来,开始自缚,红领巾用来做加固的作用与堵嘴,每次将一大团被嘴巴濡湿的红领巾掏出来洗干净的时候,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愉悦感。我就一次次地沉浸在这种自缚当中,把自己绑好当作一个艺术品。若是遇上父母半途折返,我要么把被子拉过头顶假装睡着,要么遮住被绑住的地方掩饰过去。

我的同桌是好看的女生,我喜欢过她。她除了喜欢掐我,没别的特别坏的毛病。

我曾对她说:“你把我绑起来吧。”“好啊”“那把手绑在前面还是后面?”“前面吧。”

于是,她把我手绑了起来。上海的天是那么大,小学分开后,我们成了生命中的过客,再也没有联系。即使她还记得这件事,大概也只会当成两小无猜的游戏吧。

我喜欢绳缚,导致我就连看见母亲用的丝袜都想用来绳缚,仿佛东西本来就该出现在我生命里,就该这么用。后来,我也一定是穿着丝袜被绳缚的,二者结合起来的第一次,让我发生了男生的第一次喷涌······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在住校的高中,我到底还是想办法弄到了绳子和丝袜,终于摆脱了用跳绳的蛮荒。

我参加物理竞赛后被保送,不必参加高考了。妈妈准我去云南玩,那是我千载难逢能一个人住酒店的好机会!我从一家五金店买了一卷20米长的登山绳。又粗又重,弹性也不错,那可能是我用过的手感最好的普通绳子了。后来我才知道,登山绳本来也是作为捆绑用绳的极佳选择之一。

那天晚上,我一直玩到筋疲力尽,第一次给我自己拍了捆绑的照片,试了无数种新的绑法,第一次体会到从被捆绑的梦中醒来的感觉,半梦半醒中的那一瞬间的刺激。

在结束时,带不走它们,我抛弃了所有这七天陪伴我的道具们,就好像李云龙炸掉了一门意大利炮。

02  量子与绳缚

大学入学的时候有一场心理测试,我表现出很高的压力值,被心理老师约谈了。

我几乎把一切对心理老师全盘托出。回到寝室,我知道自己在大学四年都要陪在这些同学身边,我不可能一直瞒得住他们。就着在心理咨询室的劲,我简要地和室友坦白了自己这个癖好。我没敢强行拉他们下水。只是说这是一剂预防针,万一以后看到了些什么,还请他们不要太过惊讶。

大三,我喜欢上绳子已近20个年头,学校里有了一个给性少数群体的“羞羞墙”。一个男生在上面发表绳子的科普,比我系统、专业。很快,我们无话不谈。

他叫小猫,比我瘦小。

我们走进带有理工浪漫的量子咖啡馆。虽然我们早就知道彼此都是男生,可是我还是对他没有表现出同性相斥的态度感到好奇。

我忍不住问:“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男生?”

他很敏锐,猜到了我的真正意思,“可是我是双性恋啊,所以你别有心理负担。”但愿当时的我没表现得太惊讶。

聊起各自年幼,BDSM情结如同天上落下的一颗种子,在我们心底生根发芽,慢慢长成占据心里不可或缺的一株大树。彼此相遇,三生有幸。不过,他可比我爱追求多了。双性恋的他,有着一个在外地的男主,监督着他的学习、生活,给他任务,也偶尔过来清算一下对他的惩罚。

因为是双性恋,他没少混迹gay圈,想要把自己最可口的时期充分利用。但是他的尺度相当得当,进退有度。

明明不会对男生有感觉的我,听说他想找同好实践,心跳停了一拍。鬼使神差地说“那我当几天你的s吧?你觉得如何?”

当晚,我送他回去,他已经表示确定可以让我当他的s了。路过地下通道时,我突然说“跪下!”他先是一愣,目光中闪烁着挣扎。“跪下吧,让我当你的主人。”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做。那一瞬间隐藏在体内的s之魂终于觉醒。他伏在我的脚边,说出了誓词。“嗯。就这样吧。”在他寝室楼下,我捏了捏他的手。

我在乌漆嘛黑的操场一边跑步,一边想出了在这里捆他的点子。其实,我更想做那个被绳子押送着的人。

翌日,我们躲在在主席台上最阴暗的角落里,我掏出了绳子。深秋的风让人穿起了外套,因此我无所顾忌地在他T恤上绑上一个又一个绳结。他的柔韧性很不错,但是我只给他基本的日式捆绑,这样应该能坚持久一点吧。绑好,我帮他披上外套,故意离得他很近,可以听见被绳子绑好后粗重的呼吸声。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戴上了T蛋,只待我按下遥控。

十点左右,跑步的人很多,我们混入人群,并肩沉默地走着。

“怎么样,这种感觉还好吗?”没有路灯,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到底还是能看到他点了点头。

我俩为了缓解尴尬竟然聊起了学术,到底是学霸,他竟然被绑着还能回答我很多困惑。又走了一圈,我悄悄地调大T蛋的功率,甚至可以听见他下身传来的嗡嗡声。他白了我一眼,打算接着走下去。但是很快,他几乎要跪倒在操场上了,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发出奇怪的声音。

关掉跳蛋,我把他拉到了操场的一端,“我们最后再玩一个怎么样?接下来我要把你的外套脱掉,绕着操场走最后一圈。”

此时操场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我才敢这么做。“不······不要。”他是真的在求饶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学校的某个角落,时不时会发现一个被绑住的男生,脖子上戴着项圈,既有着害怕被人发现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在充分享受被绑起来的快感。

我们在周末,终于共处一室。当我拿起手中的绳子时,我仿佛已经忘记了面前这个人的性别。这是一副躯体,等待我去用尽心思绑好。绳子划过他躯体一遍又一遍,他的喘息声也随着我的绳子延伸逐渐加重。“认真讲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绑别人呢。真的比绑自己要容易多了。”

被绑好的小猫匍匐在床上,屁股却被高高地垫了起来。这个姿势,当然是要偿还他欠我的100下鞭子。我大约估摸着力道,将鞭子抽了过去。每次鞭子击打在他身上,他也会发出和女生J喘一样的声音。

我有了第一个绳模,绑出了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个太股缚。学习的过程中,还差点出了个作为绳师不可原谅的差错。把他绑好在了椅子上,双手铐拷在身前,为了保证房间里有电,我没有拿房卡,出门去帮他买夜宵了,要开门时才抓了瞎。好在小猫的身体灵活,逃脱出来给我打开了门,想想起来真的是后怕。

03  

能让我重新沉入绳子的世界,和不管是谁,一同在绳尖上共度良辰美景,即使不是佳人,我也知足了。

这是我最后的一段BDSM经历,在小猫之后,我没有再遇到相似的人能一起玩BDSM。毕业之后,sm的种子没有像我害怕的那样长成参天的猴面包树,挤破我小小的星球,比起来,它更像一朵娇滴滴的玫瑰,需要被我照顾。

现在,我在韩国读博。出国的这段日子,我没有BDSM上的伴侣,却结识了很多圈内同好,还有了女友。这般那般,都有小幸福。

 

•完•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情趣社交平台 » 双性恋学霸男孩给我做M:塞着T蛋操场绳缚,还能和我聊学术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