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正常”or“病态”?

提问

“48号你好,我是被男友安利来关注你的,他喜欢玩捆绑Play,从你家店里买了好多绳子。我对这倒个也不排斥,毕竟sex的时候当成一种新奇体验感觉也是蛮不错的(老脸都不要了)。

但是最近遇到了个问题,就是我感觉我男朋友自从和我解锁了这个爱好之后,好像越来越着迷了,已经到了逢啪啪啪必拿绳子的程度,好像不把我绑起来都没法*起来一样,我配合他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走火入魔,甚至是生病了什么的?不太好意思直接和他说,所以想来问问你的看法呢,求回复。”

回答

来啦来啦,这个问题可以算很经典了,相信不少在座读者都产生过类似疑问,可以统一概括为“ta是不是生病了?”或者“我是不是生病了?”

其实这个问题虽然简短,但可并不简单,里面包含了亚文化中的两个重要的概念——“Kink”和“Fetish”。我们得先弄清楚这两个概念,然后才能去讨论这样的行为是否是“病态”的,以及为什么人们会觉得这样的行为可能是病态的。

今天我们就这些问题来做一些探讨科普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先来聊一聊Kink,Kink在西方文化语境中的含义是“非常规的性偏好和性行为”。性学家拉米雷斯(Ramirez)给它的定义是“Kink是超出普通文化定义期望范围之外的事物,基本上不指普通的性交。”

所以很显然的,带有BDSM元素的啪啪啪,比如束缚、打屁股、角色扮演、支配与臣服等等都隶属于kink的范畴。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而fetish这个概念指的是“恋物”,需要注意的是,不是指喜欢收集古玩、收藏球鞋那种恋物嗷,fetish一定是和性唤起相关的。用专业的术语描述,是指“对通常和性无关的东西进行性化。”

通俗一点讲,就是一个人把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物去和性锚定在了一起

举个例子,有个同学叫47号,正常人可能看到异性的胸、或者屁股会产生性唤起,但47号有点奇怪,他只有看到异性的脚才会产生性唤起;或者有位46号更奇怪,他看到异性没什么感觉,但是看到ta们的鞋子就能产生性唤起,这些情况就都隶属于Fetish的范畴。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听起来fetish比kink奇怪多了是吧。

当然fetish并不特指某一物品,比如上文提问者的男朋友,只有看到被固定住的女友才会产生性唤起,也可以理解为一种“Fetish恋物”倾向。

请注意fetish中的“只有……才……”句式,它体现了“fetish”和“kink”的根本区别。Kink是“我可以这样……那样似乎也不错……”;而Fetish是“只有那样我才可以……”。

虽然这两个词都指向“非常规性行为”,但kink的“非常规”是添加剂,fetish的“非常规”则是必需品。

如果还不太能理解的话,请试想一下下面的情况:

47号和他的女朋友看到冰箱里有一瓶酸奶,于是有个邪恶的想法冒出来,想把酸奶涂在对方的*上然后舔掉。

 

假设47号觉得这样的想法很有趣,比普通的性幻想看起来更动人,可以作为一种情趣的添加剂去尝试一下,那么很显然,这是kink的;

但如果47号觉得没有这瓶酸奶,他就连啪啪啪的欲望都没有,即ta的性欲就是来自于这瓶酸奶,那么此种情形下47号就属于fetish的范围了,酸奶和ta的性欲锚定,构成了他的“恋物倾向”。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所以回到开头读者提出的问题,我们可以发现女生的担忧本质上是kink和fetish的分歧。

女生因为被男友安利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体验了“非常规的性行为”,但是很显然,这种“非常规”对女生来说是“添加剂”而不是必需品,是一种“有了更美味,没有也能吃”的状态,更偏向Kink的范畴。

而看描述男生则更接近“恋物Fetish”的范畴,绳子、女友的束缚成为了他性唤起的方式,常规的性行为可能提不起他的兴趣。

所以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他们之间的矛盾了。一个顿顿都要吃蜂蜜的人和偶尔吃蜂蜜觉人生活在一起,一两顿还觉得味道不错,但时间长了那个偶尔吃蜂蜜的人自然会困惑,“这人是不是病了?怎么顿顿都吃蜂蜜,不觉得腻吗?”

那么问题来了,顿顿都要吃蜂蜜的人,或者像问题里说的,没有绳子、束缚就没有性欲的男友,究竟是不是得了病呢?

Fetish是否是一种病态的行为古往今来有许多争论。

在19世纪时,恋物倾向通通被归结为“性倒错”,属于一种精神类的疾病,医生的治疗方案就是想尽办法让“患者”的性欲回归正常。电击、戒断等等疗法,试图把“恋物者”的性的锚定物重新掰回到“人”身上。

但是经过两个世纪的发展,说到底就是大家越来越认识到人类本是多元的啊,性癖也是多元的,因此诊断的标准和治疗方案都在不断提高。

国际疾病伤害及死因分类标准第十版(ICD-10)把普通的“恋物倾向”踢出了疾病范畴,认为“恋物的相关欲望要引起当事人极大的痛苦,或干扰他人正常的性生活,持续6个月以上”才可以被认定成“恋物障碍”。[2]

 

2013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对“恋物障碍”的评判标准也较为严苛,“若要诊断某人患有恋物障碍,相关情况需持续至少六个月,并需证明这种偏好构成了当事人极大的痛苦或对其生活的某些层面构成负面影响。”[3]

 

那么按此标准,提问者男友的情况够不够的上呢?咱们也不是医生,不太好下判断,不过48号可以带大家来看一下被确诊的案例都是什么样的,做个横向对比。

2008年德国有一位40岁左右的单身男性,控制不住自己,各种去偷女邻居的内衣做不可描述的事,后来邻居报警,他被诊断为“恋物症”,医生给他开了抗雄性激素醋酸环丙孕酮,以降低他的恋物性幻想的频率。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国内似乎也时有类似新闻发生

 

这个案例比较明显,当事人因为自己的恋物倾向严重影响到了他人,所以被强制要求矫正。

还有一条和本文比较相关的案例,2013年美国有一对夫妇向医生寻求治疗,因为丈夫“恋乳胶”,如果没有妻子带着乳胶手套帮他***作为前戏,他就没有办法性唤起。妻子则不是很喜欢乳胶,所以饱受其扰。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因为丈夫自觉给妻子带去了很多烦恼,所以十分痛苦,自己要求医生治疗其恋物癖。医生最终给他下了“恋物症”的诊断,应该是依据“引起当事人极大痛苦”那条准则。

采取的治疗方案是先以受控的方式进行恋物行为,比如把某些日子设定为恋物释放日。再以高潮再制约法及内隐敏感法这两种手段辅助治疗,其实就是逐渐减低恋物频次,然后以别的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去转移这样的性偏好。比如妻子觉得乳胶不行,但是内衣可以,医生便引导患者把恋物倾向的对象转移到内衣上。

我们可以发现这种治疗方案最终不是为了治好他,而是去找到一种夫妻双方都能融洽共处的方式即可。相比于2个世纪以前略显极端的治疗目的和手段,已经出现了极大的人性化改善。

这大概就是人类科学在发展过程中不断纠偏的结果。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那么举一反三,回到开头的问题,我们可以依葫芦画瓢地说,如果提问者和男友相处地还算融洽,自己可以接受男友的fetish行为,只是出于担心想询问男友的状态,那就大可不必过于担心,毕竟关于性生活没有标准答案,只要双方都觉得融洽即可。

反过来,如果提问者确实因为男友的行为感到了困扰,甚至影响到了正常生活,因此闹矛盾之类的,那么确实可以告诉男友,然后去寻求治疗,重新找到令双方都舒服的节奏。

至于有恋物倾向的读者,大家要不要惊慌,2011年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中显示,被调查的样本中有30%的男性有恋物幻想,而这一偏好最终转化成精神障碍的情况十分罕见,仅有不到1%。

性学家拉米雷斯有一句名言——“无论你是有kink或是fetish的情节,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只要性行为的双方对其都是自愿的、且愉悦的,那么你们的选择就是健康的。”

19世纪时,西方对性的规定严苛,甚至连啪啪啪的姿势都要规定好,被称为“传教士式”,而如今随着多元化观念的盛行,“性”这件事已经冲破了许多默守陈规的定义。

在没有影响他人的前提下,与其去讨论某种“性”正常不正常,病态不病态,其实更希望大家的视角能回归自己本身:

“我觉得这样愉悦吗?”

“我觉得这样开心吗?”

这或许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 完 –

参考资料:

[1] Darcangelo, S., Hollings, A., Paladino, G. Fetishism: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Laws, D. R.; O’Donohue, W. T. Sexual Deviance:Theory,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2nd edition. The Guilford Press. 2008: 122–127.

[2] Classification of Mental and Behavioural Disorders: Clinicaldescriptions and diagnostic guidelin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170 [2March 2014].

[3]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Fetishistic Disorder,302.81 (F65.0).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Edition.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 2013: 700.

赞(1)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情趣社交平台 » 男朋友sex的时候必需绑着我,他是不是得病了?

微信公众号搜索「 sm_yinhuan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