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关于学绳、绑缚与再现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起初,我是不喜欢绳的。
毕竟对我来说,最让人兴奋的拘束,不需要外物。

甚者,束缚于我实非紧要,我在乎的一直是--
我可以,也可以不。

所以,我理解绳的起点,几乎不是在对于BDSM的欲望上。
让人无法动弹对我来说挺无趣的,我要的是对方走在我的意志上;
如是这般,在上面跳舞也没有关系。

而真正接触绳之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爱,但是一件吸引人的事情。

我想绳缚对我来说,是可能性。
我一直很执著于可能性,远胜于确定性。

关系的可能性,展演的可能性,真实的可能性 …

再现是传播中最基础的概念,谈的是透过媒介传递意义的过程。
而这个媒介常是文字、语音、影像、互动等等。

我在绳身上看到的,有作为对话媒介的可能性,美的可能性,关系展演的可能性。
曾经问过,为什么在绳缚上看到的,往往是支配跟臣服的剧本。

它可不可能是亲昵的、趣味的,甚至挑战的剧本 ?

就好像无数人展演的不同关系一样,又或者是相同的人,截然不同的BDSM那般。

就好像被绑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觉察定位的过程,透过对方,看到自己是怎么被理解的。
就如同我一向爱看人家反应的恶趣味,和那种简单而深刻的信任。

如是我交出了信任,那你会以什么姿态来回应我 ?
你敢以什么姿态来回应我 ?

你怎么理解我 ? 又怎么展演自己 ?

这件事就好像--
“学绳对我来说一直是件纠结的事情”

“不想欠人情”--很多人其实不是想被绑,而是想被玩 (远目)
“不想跟不是朋友的人互动” --没办法,我对朋友就是任性,是朋友就可以欠人情,欠了还不一定会还 (笑) 就算我毛手毛脚(欸?)--我就是要你包容我。
但你毛手毛脚我不一定会包容你就是了,咦这个人怎么双重标准,谁叫你知道我双重标准还要跟我当朋友。

“ 对话好难 ”--尤其是对话对象跟你对绳有不同的理解,抑或是表达方式本身的抽象性。
“我讨厌束缚感”--拿自己来练,又讨厌束缚感阿干。
“喜欢那种趣味”--虽然讨厌束缚感,但飞起来晃来晃去揪4爽,不解释
“喜欢好看”--好看的绳子,好看的绳路,好看的样子,就是喜欢漂漂亮亮的东C
“我对拘束没有爱好阿阿阿阿”--就像一开始说的,可是好像大家的绑绑就是绑绑绑绑绑 (我到底在说蛇摸)

更别说,我还不太会绑,落漆让人想掩面,又好像不是很尊重对方。
于是乎这些种种,不管来自自己来自他人,推力还是拉力。

构成了我对绳的那种复杂感,那种复杂感再现的是我本人的投射。
不用问,就是一个毛很多的人 (眼神死)

赞(5)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平台 » 关于学绳、绑缚与再现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