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我今年14岁,总是对BDSM感兴趣,这是错误的吗?

字母圈“我今年14岁,总是对BDSM感兴趣,这是错误的吗?”

请永远相信,世界上不会有平白无故的礼物,所有看似命运的馈赠都会在暗中标好价格。

读者问

48号,我今年14岁,我觉得自己对BDSM感兴趣,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这一点了,比如看电视、看小说,警察、强盗、俘虏之类的,这些情节总会让我的心砰砰乱跳,我总会幻想自己也被如此对待,想请问一个14岁的女生有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吗?

还有一件事,最近聊天我遇到一个S,感觉还不错,但跟他聊完我更纠结了,我在想我应不应该找他去试试,看看BDSM到底是什么样的?

48号答

你好,我个人的看法是,你无法控制脑袋里会出现什么样的幻想,所以你无需为自己的想法产生负罪感,但是需要对任何主动约14岁小姑娘单独出门的成年人保持警惕。

首先我们来聊聊关于BDSM的幻想这件事。

提到BDSM,我们常常会说这是成年人的事,是建立于安全、理智和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简称SSC)或者共知风险的两愿实践(Risk Aware Consensual Kink,简称RACK)的基础上,由成年人互相实践的一种亲密行为模式。

但关于BDSM的想法这件事,其实并非成年人专属。《Culture, Health & Sexuality》这本期刊中的一篇论文《BDSM, becoming and the flows of desire》曾花了5年追踪过29位世界各地的BDSM从业人员成长历程,结果无一例外的,这些喜爱BDSM的人在童年时就或多或少地展露出了一些与BDSM相关的想法。

一位名叫亚当(Adam)随访者在童年时喜欢和小伙伴们玩警察抓犯人的游戏,但相对于“警察”,他永远喜欢去扮演被抓住的“犯人”,他说,“这种偏好在当时完全不是‘性’的,但却是让自己觉得舒服的,自然的。”

另一位受试者安德森(Anders)对BDSM的最初记忆则来自学校,在被老师用钢尺打过手心之后,她便开始有了与之相关的明显的幻想,她说,“甚至在我知道性是什么之前,我就已经开始有了这些感觉和幻想。”

在投票网站DeviantArt上发起的一项调查也显示,91%的人在成年之前就产生了关于BDSM的各种幻想,而成年之后才发现的人只占7%。

字母圈“我今年14岁,总是对BDSM感兴趣,这是错误的吗?”

而哲学家德勒兹(Deleuze)和瓜塔里(Guattari)则认为,“身体仅通过其关系而成为;当我们遇到像我们这样的其他身体时,我们就会成为人类。”也就是说,或许这些心理在你了解到BDSM之后你会知道“奥,原来我这些心理属于BDSM。”,但在此之前,虽然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它早就存在于脑子里,这一点无法否认。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BDSM行为也许是成年人的,但关于BDSM的想法人类是无法控制它何时出现的,并不是说“未成年时产生这种想法就是错的,成年之后再有这种想法就对了”,大家无需因为自己产生这种想法而产生负罪感。

但这并不意味着有了想法就要去付诸实践,就像你愤怒时恨不得要去打人,但种种条件下你可能并不会真正去做,我们要明确的一件事是,“存在”和“去做”之间,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如果我说,“未成年人观察世界的视角和接触社会的经验都还很欠缺,很容易还没看到BDSM的世界长啥样,反而先把自己的世界给搞的不像样了”,肯定会有人不乐意,说,成年人就一定很成熟吗?有些成年人不照样跟个巨婴一样?凭什么用年龄来拉一条硬分界,这一点也不公平,我看有的未成年比许多成年人还成熟。

说实话这样的反驳就显得很“未成年”,不仅犯了用微观个例反驳宏观普遍现象的哲学错误,还显得很像一个杠精。

其实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把成年的年龄定在18岁,背后是有许多科学研究做支撑的。从医学上来说,人类的骨骼系统和神经系统在18岁时发育完全;从教育上来说,18岁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完结,意味着形成了普适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从心理学上说,18岁的人应该已经拥有了抽象和逻辑思维能力、经受了身份危机并基本完成自我身份认同、懂得用法律和社会秩序来校准自己的道德观念。

简而言之,一个成长过程正常的普通人,在 18 岁左右这个平均年龄,大概内心有了一把标尺,知道了自己的底线,面对过自己的欲望,知道换位思考,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

这也是BDSM中“知情同意”的前提,你得拥有一套成熟的价值观体系,知道自己的同意会带来什么后果,且能为它负责,才能够得上谈“同意”的基础标准。

在我看来,无论表现地再怎么彬彬有礼,去和一个14岁的小姑娘谈“知情同意”并约她BDSM,都是在耍流氓。因为信息根本不对称,就像一只井外的青蛙在和井底的青蛙谈判,从社会阅历到人情世故到言谈举止都是几何级数式的碾压,这其中一定充斥着各种一言堂和不平等。

井外的蛙说想从井底上来看看世界的蛙都得断条腿,井里的蛙可能就真的同意卸一条腿下来;井外的蛙说从井底上来的蛙都得把屁股卖给它,井里的蛙说不定真就自觉的抬起了屁股。

这根本不叫知情同意,这叫洗脑同意。知情同意是建立在信息对称和双方认知水平相当的基础上的。

之所以说“存在”BDSM的幻想和“去做”之间还有巨大的鸿沟,就是因为“幻想”没有什么代价,但“去做”的代价有可能极大,而未成年人通常识别不出这些代价。

作为一个14岁的未成年人,如果一个年长的男人说他想见你,并且说自己是dom或S,那么请不要去。他把一个巨大的、甜美的、瑰丽的果实放在了你面前,告诉你它多么好吃,但是相信我,他不会告诉你吃下它你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他可能是个恋童癖,可能对你的心理生理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当你在内心描绘柏拉图式完美关系时,他可能在想怎么骗到你的luo照;他可能会告诉你“不听s话的m不是好m”,然后对你的质疑一一反驳,你会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然后一步步踏进深渊。

你们的成熟度和独立性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在这种差异下,是不可能建立安全健康的亲密关系的。

所以,请等待。

耐心地等待,等到你的学识和心智足以应对这个世界的恶与善,再做决定不迟。

在此之前:

不要把自己的隐私信息透露给任何人。

不要去建立任何线上、线下的BDSM关系。

不要暴露自己的位置,不要发送自己的照片。

多问问题,多去正式的学术论文和科研资料里寻找答案。

请永远相信,世界上不会有平白无故的礼物,所有看似命运的馈赠都会在暗中标好价格。

好饭不怕晚,但不等饭熟就急着吃会拉肚子。

面对诱惑时,被吸引并走过去很容易,但怎么样望着它却又知道自己暂时不该靠近它则是生活的难题,每个人生中变成熟的第一课,也许就是意识到: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远比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重要。

– 完 –

参考文献:

[1] Charlotta Carlström (2019) BDSM, becoming and the flows of desire, Culture, Health & Sexuality, 21:4, 404-415, DOI: 10.1080/13691058.2018.1485969

[2] Deleuze, G. , and F. Guattari . (1987) 2012. A Thousand Plateaus: Capitalism and Schizophrenia. London and New York: Bloomsbury.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BDSM

赞(13)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我今年14岁,总是对BDSM感兴趣,这是错误的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