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1886年,一种尼龙氨纶材质的紧身衣出现,马戏团的演出者穿着它上蹿下跳;谁也不会想到,百十年后,它被赋予了特殊的文化内涵并在恋物群体中流行。

紧身衣下的性生活

2010年时,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25岁程序员Bob正心情苦闷,他在论坛发帖抱怨自己的性生活,“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但我一到该xxxx的时候就会紧张,无法正常勃起。”

此前他和女友因为这事去尝试过了生理的、心里的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法,但都没有任何好转。

偶然有一天,他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视频,里面的女生穿着一件从头到脚把人包裹住的紧身衣。“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种欲望让我无法停止思考,我想让我和我的女友在XX时都穿上它。”Bob说。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youtube上的zentai博主(我自己找的视频,非文中提到的)

女友听闻Bob的想法之后,认为这是她从小到大听过最奇怪的想法。但谁让这小两口爱的如胶似漆呢,能解决问题就好,也没有多犹豫,便答应了Bob。

下面是Bob记录在博客上的原话,“两周之后,它们终于到了,啊,我终于穿上了,我感觉自由了,我喜欢它的质感,像我的第二层皮肤。Jessica进去后也变得异常性感,这感觉太棒了,我看不到她的脸,她应该也看不到我的,那么我是谁?我是自由!我们都摆脱了身份,然后轻松而愉快。”

Zentai

如果大家之前看过我写的关于恋物倾向(Fetish)的科普,应该知道Bob这种依赖于某种材料和介质产生性唤起的行为属于恋物的范畴,和有的人恋乳胶、恋皮革、恋足一样,但我相信大家此刻更感兴趣的可能是,他们穿的到底是啥?这么神奇吗?

今天我们就来详细探讨一下,这一恋物倾向(Fetish)中的小分支——Zentai。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三个穿着zentai的舞蹈者

 

Zentai这个名字起源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日本,全称叫做“Zenshin Taitsu(全身タイツ)”,Zenshin很像我们的汉语拼音“quanshen”,事实上它就是“全身”的意思;而“Taitsu”的意思是紧身衣,所以连起来,zentai就指的是一种从头到脚、全身上下都被覆盖的紧身衣,制作它时最常采用的材质是尼龙和氨纶。

看到这里,大家想到了啥?恐龙战队、奥特曼,还是蜘蛛侠?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事实上,zentai这种紧身衣最开始被研发出来后,确实是应用在舞台,影视,以及一些表演中的。

Zentai第一次有记录的明确记载是1886年的一场马戏团演出里,到了1920~1930年,zentai开始应用于一些百老汇的演出,发展至今,乔治·梅里斯的黑光剧院(Black light theatre)专门使用黑色zentai作为演出服,一家英国舞团Remix Monkeys也穿着zentai进行演出,现在特效拍摄中的小绿人也都是穿着绿色zentai活跃在台前幕后。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英国舞团Remix Monkeys

 

当然,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不是zentai在这些方面的应用,今天更想与大家探讨的是,这样一种普通的材质或衣物,是怎样演变成一种小众文化符号,一种恋物倾向,甚至一小部分人的,如Bob那样形影不离的生活方式的。

Zentai挡住的东西

1993年,一群穿着zentai,不露眼睛不露嘴,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身份标识的人出现在了日本街头,zentai让他们变得完全匿名,不可分辨。

这是一群新锐zentai爱好者的游行,他们讨厌被凝视,被标签化,“你是帅哥,她是美女,他鼻子好看,你化的妆则很土,她看起来是白领,他看起来很富有”,他们讨厌生活中的这些对自己的指点,所以快乐地穿上了zentai,走上了街头。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新加坡的艺术游行——zentai walk

不止是日本,自上个世纪zentai被研发出来后,各国都有出现爱好者在公共场合穿着zentai的记载,这看起来是一种对身份沙文主义的反抗,对社会过度凝视年轻人后释压式的逃离。但这种怪异的举动很快引起了政府以及一些学者的注意。

关于政府的关切我们后面再说,先来看看学者对此的研究和解释。

新西兰的一位心理学专栏作者梅丽莎·洛克(MELISSA LOCKER)认为:

zentai改变了穿着者和别人社交互动的方式,它似乎可以充当对外界视线的防御,将别人关于自己的“令人窒息”的评价全部阻断。它让穿着者可以凝视别人,但别人无法凝视穿着者本身,甚至可以说,它改变了社会自古以来固有的,“观看和被观看”的社交模式。

 

这么讲可能有些难理解,我们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一位名叫Hokkyoku Nigo在自己的博客上解释自己为何喜欢zentai,她本身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女生,但她总觉得日常生活中他人的评价使自己感觉窒息。

“他们总说我可爱,温柔,幼稚或天真,爸爸说,妈妈说,朋友也说,说的人多了,就让我感到窒息,有时候想爆最肮脏的粗口,会有个声音对我说,不行不行,那样就不温柔了;有时候我想去纹身,又会有个声音会冒出来,对我说,不行不行,那样就不再纯真。”

“穿上zentai,是我用来治疗他人言语评价对我伤害的方法,穿上之后,我没有五官,没有身份,我摆脱了他们说的话,从而成为了真实的我。”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日本一家zentai club举办出街活动

一名美国的年轻舞蹈演员也分享了类似的经历,她说自己之所以成为舞蹈演员,是因为喜欢跳舞,但她又害怕公众的视线。

一次舞蹈演出后,她偶然间听到观众关于自己的评价,全部集中在外表,身材等等,而全然不涉及舞蹈方面。

她说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她一度抑郁不敢上台,而zentai给了她继续舞蹈演出的机会,当她穿着zentai上台演出时,她逃避掉了观众审判式的视线,重新捡起了自信心。

从上面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zentai之所以可以从一种服装演变为一种小众的文化符号,是由于它天然携带的匿名性导致的,它似乎是一件简陋版的“隐身衣”,让穿戴者可以暂时逃避社会赋予的角色和他人审视的目光。

它的出现迎合了一小批对社交“十分恐惧”的年轻人,成为了他们避世的乐土,也正因群体一致,zentai和其他一些同样可以暂时“避世”的文化产物产生了不少交叠,如二次元等。

质疑

当然对于上述“逃避凝视,治愈自己”的理论,也有学者提出了质疑。

2014年,《日本时报》发布一篇文章“zentai爱好者在恋物服装中寻找新的自由身份”,其中提到,一些人想要依靠穿着zentai来避免别人的凝视和评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相反地,在公共场所中穿着zentai只会让你成为整条街最特别的崽,引来更多的关注和目光。

文中甚至也直言厉色地指出,“某些人既想获得巨大的关注,又想保持匿名性,这种矛盾的渴望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一位名叫艾米的美国大学生也表示,自己曾尝试穿着zentai去上课,结果非但没有达到缓解压力的效果,还成了学校论坛里的红人,如漫天雪花般的评价适得其反,差点让她那段时间缓不过来。

两极的评价让大众对于zentai群体的看法开始撕裂。矛盾的最尖锐处集中在“zentai能否自由在公共场所穿着?”这个问题上。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ins上的zentai穿搭博主

支持者认为,穿什么衣服是人类的基本自由,应该被当成基本人权的一部分被宪法保护,如果今天公权力可以禁止一部分人在公共场合穿zentai,那么明天就可以禁止女性穿裤子,后天就可以规定穆斯林不许戴头巾,大后天就能立法女性只能穿裙子高跟鞋等等,公权力对人权的侵犯只要开了口子就覆水难收;

而反对者认为,在公共场合遇到一群从头到脚都遮盖衣物的人很可怕,他们可能会做出违法犯罪的行为但无法被追查,这是一种会诱发犯罪的服装,他们自己也会知道无法被辨认而变得大胆和放肆,例如“乱扔个垃圾又怎么样?反正没人知道我是谁。”

zentai该在公共场合自由穿着吗?

目前世界各国中较流行的观点还是后者,其中走在最前列的是法国。2010年,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推行了一项1192法令,俗称“禁蒙面令”,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场合佩戴遮住面部的头饰,包括头巾、头盔、尼龙头套等等,违者罚款150欧元。

当然要说明的是,虽然这个法令让zentai群体再也不能出街了,但其实它颁布的原因是针对当时日益严重的恐怖袭击和先前1989年发生的“围巾事件”。

字母圈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干货预警)

截止到目前为止,欧洲有“禁止蒙面”相关法规的国家

颜色越深,代表禁止地越全面

该法令被“欧洲人权法院”裁定通过,是基于一种“共同生活的某种观念”,简单说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大部分人都觉得在公共场合这么做很奇怪,所以请少数人不要这么做了。

单纯的恋物

让我们回到zentai,在介绍完zentai所承载的群体文化诉求和现实反馈之后,其实还有一部分zentai爱好者,他们喜欢zentai并没有什么文化寓意,仅仅就是单纯的恋物倾向产生性唤起而已。

我问过一些zentai爱好者,他们中大多数并没有觉察到穿着zentai时对自我的认知,社会的映射有什么改变,他们描述时用的最多的两个词语是“舒服”“安全感”

一位匿名的张三同学说,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对类似zentai这种材质的紧身衣有性幻想,他青春期时的首个幻想对象就是一个穿着紧身衣跳舞的同班女孩。

在描述穿zentai的感觉时,他说,那种紧绷又贴合皮肤的细腻感会让他每次穿好后忍不住想去摩挲,而对身体每个器官的紧紧包裹感则是他性欲的来源。

关于zentai,我们今天聊了它的起源,爱好者喜欢它的原因和大众对它的态度,它作为一件服装既普通又不普通,普通是因为它在大众群体熟知的不少领域都见得到;不普通则是因为它又被赋予了一些小众文化诉求和恋物倾向的叠加。在写这篇文章时,检索到的资料常常令我陷入思考,思考社会与个体,角色和身份,乃至“什么是我?”这样的哲学问题。

为此我自己也买了一件zentai,想试一下穿上之后究竟会是什么感觉,我本以为zentai穿好之后是看不见外边的,但其实不是,它在拉伸后并非完全不透明,只是让我的视线变暗,从而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自己。

然后我就去床上躺了一会,没有表情,没有思考,没有时间,只有尼龙面料随着呼吸轻微摩擦我皮肤的感觉,世界好像把我忘记了,只有我自己,独立于天地。

– 完 –

参考资料:

[1] Rayner, Ben,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of zentai suit, MedicalDaily, 2012,October 23

[2] Crawford, Ashley (2 August 2008). “Privateworlds”. The Australian. Retrieved 16 January 2011.

[3] “全身タイツ definition”. Weblio. Retrieved 17December 2012.

[4] Bascaramurty, Dakshana (28 October 2010). “Zentai suits– not just fetish wear any more”. The Globe and Mail. Retrieved 23 April2011.

[5] PVHAECKE,Zentai (ゼンタイ), https://psychocinematography.com/2014/10/05/small-commentaries-zentai-hokkyoku-nigo-north-pole-no-2/

[6] Ozawa, H. (2014/04/17). ‘Zentai’ fans search for identity infetish suits. The Japan Times. Retrieved on 10/04/2014 from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4/04/17/national/full-body-suits-give-identity-freedom-to-japans-zentai-festish-fans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有些人的性要脱得一丝不挂,有些人的性要穿得密不透风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