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品牌官网
sm情趣电商

幻想金钱和美女

我小时候是一个喜欢白日梦的人。

幻想穿越古代,称王称帝,后宫佳丽三千人…

特别典型的两种幻想就是野心和性欲,因此,英雄和美女主题的白日梦非常常见。在后文中会做展开。

具有哪些人格特点的人会比较容易产生白日梦?白日梦从何而来?只是做做白日梦,也会有害么?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

什么样的人容易做白日梦?

早在1907年,弗洛伊德就研究了作家与白日梦的关系。
他致力于找到,创作者们是从哪里发掘出了可供使用的素材,把他们加工成文字,以至于可以在我们心中引起如此深刻的回响。
结果他发现,白日梦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在弗洛伊德看来,作家,特别是那些通俗小说和传奇故事的写作者,不仅是白日梦的缔造者,也是旁观者。
他以自我为中心,搭建了一个舞台,安排了每个角色的位置和动作;运用艺术的手法来加工和伪装自己的梦境,让人们看不出这是一个以他自己为主角的故事,同时给人以强烈的审美共鸣和愉悦。
像作家那样,在做白日梦的人中,很多人都富有创造性。
在一则对因白日梦而产生刻板动作的孩子的研究中,大部分孩子都表现出了很高的创造能力。
现代心理学研究认为,会做白日梦的人,精神的工作空间更加宽广,更能做好同时多个线程的任务。
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则表明,喜欢做白日梦、经常思绪漫游的人,尽管会被人们认为容易分心,但实际上,他们在工作记忆方面的能力较一般人更强
 
工作记忆是一种暂时性地存储和处理信息的记忆,对于阅读、理解和推理等能力来说至关重要。
弗洛伊德还认为,沉迷于白日梦的人是孩子气的。
白日梦就像是儿时的游戏:孩子把自己喜欢的事物重新组合,但又能将游戏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很好地区别开来。
当我们成年,停止了游戏,幻想成为了我们新的游戏
我们一方面需要在现实世界中努力取得成功,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在想象中构建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以满足愿望。
现代研究证明,喜欢白日梦的人的确在现实生活中的满意度不高。
2012年的一则研究统计了年龄段从18岁到85岁不等的白日梦上瘾者,发现白日梦的频率与生活的满意度、个体孤独的程度、获得的社会支持都有关系,一般来说,一个人越孤独、对生活越不满意、得到的社会支持越少,可能就越容易做白日梦(在对生活的满意度上,对生活不满意的男性可能做白日梦的频率更高,而对生活越不满意的女性则表现为梦境更鲜活)。
而那些免疫力低下、健康状况较差的人,虐待的受害者也都是白日梦上瘾者的高发人群。
白日梦揭示你的内心
上面那则研究的结论认为,白日梦可能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补偿,它是我们的潜意识从不如意的周遭环境脱离出来的一种方法。
弗洛伊德认为,在白日梦中,愿望是一条主线,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一个幸福的人不会幻想,只有愿望没有得到满足的人才会幻想。
 
正因为幻想不是现实事物,也不是不可改变的,因此,我们能够在这个世界中完美地满足自己。
特别典型的两种幻想就是野心和性欲,因此,英雄和美女主题的白日梦非常常见。
白日梦有一种非常典型的情况,就是在脑海中创造出一种未来的情景,使人能够通过回溯到早年经历的事情,来实现自己的愿望。
比如下面这个例子:
一个从小家境贫穷的孤儿正要去面试。一路上,他都沉溺于这样的白日梦中——他得到了新工作,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和老板的女儿结了婚,成为企业的合伙人,过上了自己满意的生活。在这个白日梦中,他其实得到了自己童年时缺失的所有东西:家庭、情感和金钱。
在白日梦的形成中,过去的记忆也是重要的诱发因素。
在白日梦上瘾者自发成立的互助网站上,一名48岁的女士描述说,她曾在整整两年的时间内,沉溺于自己改编的哈利波特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每当她看到斯内普教授的形象、名字、一切时,她都会进入梦境中。
后来她才发现,她在梦中将斯内普的形象与自己父亲的形象联系在了一起,她编织的那个故事,其实是关于自己和父亲的。

如果你深入思考你最喜欢的几个白日梦的桥段,那会成为你了解自己内心的有效渠道。

 

白日梦也会有害么?

调查显示,96%的人都至少有过一次白日梦的经历,但是,也有一些适应不良的白日梦者会沉溺在白日梦中,长时间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而无法脱身。
他们会感到,自己的脑子经常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坠入白日梦中,高速运转,遥控器却不在自己手里。
1981年,Cheryl Wilson和Theodore Barber 用“幻想倾向人格”一词来形容严重适应不良的白日梦者,他们估计,人群中大约有4%的长期幻想倾向人格者。
 
这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也就是说这个人群并不是那么罕见。
Jayne Bigelsen就是一个这样的长期幻想者。
她12岁时,便发现自己经常不能控制自己地沉入白日梦。
因为父母是医生,她曾经翻遍了家里的DSM(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试图找到一个对自己症状的描述,但翻遍全书也没有找到。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白日梦这一现象都未被收录入DSM。
但白日梦的确会对那些适应不良的人造成现实生活中的困扰。
Jayne Bigelsen高中快毕业时,很忧心于无法掌握好梦境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切换。
 
每天早上,她都会不由自主地陷入自己编的电视剧剧情中。
 
在学校,白日梦境的入口无处不在,哪怕是最喜欢的戏剧课也不能使她完全集中精力。
后来,Jayne Bigelsen发现,像自己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常常称自己为白日梦上瘾者
在Hunter College的调查中,25.5%的白日梦上瘾者都曾因为白日梦而感到痛苦,寻求过心理咨询或治疗。
 
有的人因为白日梦过于活跃,无法在学习和工作中集中精力;有的人因为白日梦陷入过不良的感情,忽视了现实中的种种信号,把自己幻想中的角色投射在对方身上,最后受到伤害;有的人因为白日梦中的世界过于美好,而对现实有着超过实际的期望,最终反复失望;也有的人最终无法区分白日梦与现实,导致了人际上的重大困难,没有人喜欢一个没有真实感的人。
直到10年以后,上面这个故事的女主角Jayne Bigelsen才真正做到与自己的白日梦共处。
和她一样,一些人经过多年艰苦的努力,才得以自如地操纵两个世界的切换,让白日梦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现实生活。
就算不是白日梦上瘾者,长期幻想也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
毕竟在幻想里我们有着所渴望的一切。
如果过于放纵自己,我们会越来越不愿意直面这个充满破碎的现实世界。
 
沉溺于幻想,影响到现实中的功能,在现实中受挫,更加沉溺于幻想。
再渐渐的,开始失去对现实世界的感知力,不再能够区分幻想和真实的边界在哪里。——是这样一种恶性循环。
想要跳出这样的循环一定要趁早,如果你觉得自己开始卷入了这样的循环里,请尽快寻求帮助,足够有力量的支持对你很重要。
神经科学研究表明,白日梦的状态与大脑中的默认网络受到外在刺激而产生的活跃有关。
而我们是可以掌握调节默认网络的技能的。
因此,从生理结构上来说,你是有能力控制你的幻想世界的。
尽量使它帮助你,比如刺激你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但不要让它过多地干扰到你获取外界的信息,取得现实世界与想象世界的平衡。
如果运用适当,白日梦其实是一种放松的手段,它能使你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短暂的休息。
因此,也有人运用白日梦来作为自我发现和疗愈的手段。
更甚至,卡尔·荣格还曾发明了一种叫做“积极想象”的技术,即通过与自己幻想的情节中的人物或角色对话,用意象沟通来达到疗愈的目的
和很多其他事情一样,我们和白日梦相处的要点在于:是我们控制着我们的白日梦,还是白日梦控制着我们?
你可以把幻想作为偶尔逃离世界的秘密游戏,作为认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手段,作为帮助你获得更好的创造力的伙伴,但不要让它成为你的主人,让它吞没你的世界。
 
永远在做梦的人,生时已死。
即便头破血流,让真实的自己体验这个真实的世界才可以说是活过。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字母圈官方 » 幻想金钱和美女

评论 抢沙发

字母圈®

正品保障 保密配送 安全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