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品牌官网
sm情趣电商

青春这个词有点土,我想自己定义它

DY,女,23岁,人类学研究员 
我从小到现在,一直对世界永远充满着好奇,想要去探寻未知,不断尝试新的事情。
 
青春对我来说不是回忆和过去,而是现在时,是专注和探索。
小学初中的时候,我就很沉迷(看)日本棒球。
我看着那些比我大一点的小孩跟同伴说,安心投球,就算被对方击中了,我们会帮你处理好的。
 
那种心无旁骛、并肩作战的状态真的很戳中我。
 
我喜欢这种热血感,而且我知道,这时的心无旁骛并不是因为视野有限,而是你知道有更大的世界,但在那一刻,你专注于眼前。
我出生在成都,在宁波长大,很早就经历了从内陆城市到沿海生活的“文化冲击”,似乎是神奇的缘分,我去美国留学的时候选择了人类学。
在大学,我见到了更多对这个世界有强烈好奇的人,他们不仅仅是能力上的优秀,更让我触动的是,他们的无拘无束、敢想敢做的劲儿,似乎有无穷的魄力和无边的胸怀。
人们总是喜欢说“永葆青春”,但我觉得,青春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只有当我们在青春里面尝试过不同的道路、不同的体验,最后积累成为年龄、岁月,那个状态才是值得钦羡的。 
做人类学研究的时候,教授总是提醒我们要注意listen to the anthropology god,我觉得这所谓的god whisper是一种综合了学科直觉和自我本能、经验、思考的结果。
 
而无论是做研究的过程,还是在生活中,这个声音其实来自自己的内心,时时刻刻listen to yourself,而且要非常非常用心、非常非常努力地去听,才会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要去做什么。
 
然后,专注地去做。

这就是我定义的,青春。

和以往很多次结束访谈的感受不太一样,我似乎无法给本系列的这些和“青春”有关的故事去做一个共性的归纳。

在受访朋友们的经历中,我只是越来越理解,“青春”之所以永远被人们讨论,永远能打动人,是因为它是结束不了的。

它更像是一种植入生命的本能,一种看似“盲目”的勇敢,贯穿了我们的往后余生。

我想三岛由纪夫在《青春的倦怠》的这段话,或许可以更好地描述这种勇敢:
“所谓青春就是尚未得到某种东西的状态,就是渴望的状态,憧憬的状态,也是具有可能性的状态。他们眼前展现着人生广袤的原野和恐惧,尽管他们还一无所有,但他们偶尔也能在幻想中具有一种拥有一切的感觉。”
与其幻想着将一切纳入怀中,倒不如从此刻就走去追求一往无前的路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字母圈官方 » 青春这个词有点土,我想自己定义它

评论 抢沙发

字母圈®

正品保障 保密配送 安全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