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那个在我被SP打肿屁股后,为我涂药的女同桌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那个在我被SP打肿屁股后,为我涂药的女同桌

作者:北鱼

这是一篇读者投稿。

原标题:嗜好

01

小的时候父母工作很忙,将我送进了最好的小学, 重金请保姆和司机,买同学都羡慕的穿不完的漂亮小裙子。

班里男同学有一个帮派,每天执着于欺负女同学取乐,我也没能躲得过。我还记得我后座的男生是他们的老二,他很白很瘦。脊椎不太好,一直戴着一个骨架一样的东西。他很少笑,显得很阴郁。

他会拽我梳好的辫子,拉到他的桌子上,扼住我的脖子,他的脸就压在我视线正上方,冷静自持地看着我挣扎。他没有很用力,没有强烈的窒息感,只是限制我的所有动作,只能待在那里看他。

我没有哭,也没有告诉老师,因为我怕老师会说他,会把他赶走。

奇怪的是,我不反感他的欺负。晚上自己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都是他那扼住我脖子的细白手指。

从小我就是乖孩子,学习好,听话又懂事。家里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又忙得陪我时间少,凶我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司机叔叔和保姆阿姨对我更是温和。几乎从没有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过的我,却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家里阿姨烤了小饼干,给我装了一盒带去学校,间操的时候我拿出来分发给同学,他在后面猛踹我的凳子。

我心里已经笑起来了,还是装着一脸委屈的转过去,把装饼干的小盒子放在他面前。

“乖。” 他看着我笑,一个脑瓜崩弹在我额头。他拿了一块饼干,然后把盒子推回来:“难吃”。

我却彻底沦陷脸,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他。

他依旧欺负我,用笔戳我的背,扯小背心的带子,画很丑的东西贴在我身上,一直往前挤我的凳子,在我睡着的时候弹我的头。我同桌说我好可怜啊,我摇摇头,告诉自己他这样这就是调皮男孩喜欢我的方式。

毕业的时候,我买了一本同学录,他给我在期望机遇那一栏的留言是:“希望不会有人再欺负你”。

我哭着跑出去,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留下的电话,是空号。

02

到初中以后,因为长得漂亮,没有男孩子欺负我,还有几个小心翼翼的献着殷勤。我一概不回应,心里只有学习。

初二时大家都有了手机。女同桌神神秘秘地跟我说:“我告诉你一个网站,你回家偷偷看”。

晚上躲在被子里,拿出手机点进去,扑面而来赤裸的肉体的纠缠,全英文的网站,我也不认识几个词,点开了spank的分类。

打屁股。

女孩子被按在大腿上或者趴在床上,被先生粗壮的手臂举着巴掌或者工具,狠狠抽在Tun瓣上,白皙的皮肤染上红,婉转的呻吟和清脆的响声交织在一起。哭喘动人极了。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变态。还是克制不住自己上网查了好些知识,浅显而不自知的进了这个圈子,开始游走在贴吧和qq群里,看别人分享经验,看他们分享的实践后的图片。

初三,我主动把手机交给班主任,请她帮我保管一年,静心学习考上了理想的高中。

高中的同桌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很高,很冷。我们俩坐在一起几乎吸引全班男生的目光,也理所当然的遭到女孩们的排挤。

我们就这样抱团取暖,我拥有的零食玩具都会给她一份,她的所有笔记都会为我多抄一份。冬天她会把我的手拽进兜里牵着,她的手很暖,跟她的长相一点都不一样。

我在sp的圈子里日渐沉迷,我加了很多群,很多男主,接受着他们的撩拨,内心蠢蠢欲动。

后来,高二的时候,我终于约了第一次。是一个聊了很久的男主,姑且叫他A君,换过照片,很帅。

我约在家门口的酒店,我让他先去开房,我再溜进去,一路上纠结又充满负罪感。我还是走到他说的房号门口,敲了门。

A君一身西装,身姿挺拔,黄黑条纹的领带很清亮,整个人都带着不可明说的安全感和没来由的诱惑。我很尴尬的坐在床沿,看他从包里拿出皮带,手心有点汗湿,我往裙子上蹭了蹭。

“第一次?”他好像看出我很紧张。

“嗯”,我依旧低着头不敢看他。

他拉着我的胳膊让我趴下,腰下垫着枕头,掀起我的裙子。我紧张得整个人都在抖,感觉他的手在我头上轻拍,揉了揉,然后一巴掌打在屁股上。

不是很疼,但是很羞耻。带着奇妙的快感。

他一下比一下力度更大,我忍不住叫出来,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换了戒尺以后,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他停下来,去洗手间沾湿了毛巾,冰凉的敷在滚烫的屁股上。隔着毛巾轻轻的揉。

我们聊了挺久,我趴着,他坐在床边。

我决定让A君成为我的主。

03

第二天上学,我一坐上冰凉的凳子上,就疼得弹起来,揉了揉才能慢慢坐下。

“你不是说你爸妈没空管教你么?”同桌奇怪地问我。

“摔的”我随口说,她就真的没再问。

中午出去遛弯,她拉着我,跑到操场后面,身后是大片爬山虎,她揪着它们的叶子。

“到底是谁打的你?”她没有回头,只是撕扯着手里的叶子。

我看着她的背影,跟她坦白了一切。然后她转过来,把我抱在怀里。

她说她也玩这个圈子,她也喜欢被管教被惩罚。

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我本以为这只是藏在暗网上的秘密,竟然在现实中有了伙伴。

我们开始交流经验,交流认识的人,调侃着对方的接受程度。她只约,从不处。她说因为害怕出现感情,不好处理。

啧,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A君督促我的生活和学习,我每次没完成作业,考试成绩不理想,赖床,熬夜,一切错误都给了他惩罚我的理由。我们约得更加频繁。

同桌她每次看见我坐下不方便,第二天都会给我带药,扯着我进卫生间要我涂,我就只好用极其羞耻的姿势涂上药,红着脸出来还给她,她便打趣我。

后来高三了,我拒绝了A君的一切邀约,他终于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在我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的那个下午,和我提了分开,我同意了。

不仅仅是为了想学习。

04

我的大部分女同学还是满嘴黄段子,但实际上被男同学摸一下手或者肩膀都会害羞。而我,已经在男人面前脱下过裤子,赤L地暴露在他面前。我都觉得自己下贱。

我甚至有意无意的远离我的同桌。我想方设法将这样的自己怪罪给我的初中同桌和高中同桌,都是她们的影响才让我这样的。

她感觉出来我的疏远,在一天放学以后拖着我来到小树林,她跟我说了很多话,我只记住了一句。不要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你只是喜欢大部分人不喜欢的东西。

她走了,我在小树林里哭到天昏地暗。

我们之间的话题开始变得只有学习。她依旧是她不厌其烦的给我讲我不会的题,依旧在上课的时候把腿搭在我的腿上。我们闭口不谈sp,仿佛从来没有互相坦白。

高考后,她考在本地,我考到外地。

大一的假期我们见过一次,回母校看老师的时候。她冲上来抱我,我紧紧的抱住她。她头发短了很多,堪堪盖过她美好的脖颈。她不怎么爱说话了,明显的性情大变。

我酝酿好想质问她为什么删我的QQ,要哭着问她为什么换手机号不告诉我,狠心的断掉跟我的所有联系。但是等我从洗手间洗过脸出来时,她已经离开了。我疯了一样往校门口跑,没有她,我跑去操场后面的爬山虎墙,没有她,我跑去小树林那个我们常坐着的石凳,没有她,我跑去学校后面全是野猫的仓库,一定在那,我们常去喂的,也没有她。

我跑到喉咙都泛着腥味,无力的坐在地上,她就凭空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后来我听人说,她被强暴了。说这事的女孩子全然没有同情,怪她自己出去约男人出事了,说不定就是自己主动的呢。

我没骂那个传话的女孩,只是删了她。

到现在我大二,我依旧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约一次sp。

不过我开始学她,约过就删,再不联系。

•完•

赞(4)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字母圈虐恋亚文化交友平台 » 那个在我被SP打肿屁股后,为我涂药的女同桌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