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圈亚文化交友社区
成立5年 专业 安全 放心

极不性感的spank初体验

换上睡衣之前,我照了镜子,发现大腿两侧贴近胯骨的地方,明显添了一点肉。手摸上去,勾勒出的弧度要比一个月前性感得多。 很荒谬,促使我增肥的原因竟然是“这样屁股的手感会更好”,我也不知道我是为了取悦自己,还是取悦别人。 今年二月初,因为不放心男生,就和一个大我一岁的姐姐约了实践。我乘地铁去预订的火锅店,到的比她早一些,等待的过程没有很紧张,坦然得倒有些反常。 说反常是因为,我在情绪管理方面一直很没出息,就像小学生春游前一晚睡不着那样,每当有“大事”发生,我一定是最兴奋的那个。 可是实践的前一天,我一夜无梦,当天也心如止水,只是坐在店里,一边等她,一边看没看完的小说。

十二点十五分的时候,她给我发了消息,说她到门口了。 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许多黄色废料,诸如dom(支配者)以迟到为由,狠狠惩罚不守时的sub(服从者),把她按在餐桌边打屁股。 但我不是dom,也没有迟到;她也不是sub,她是即将开始的实践中施虐的那一方。 所以开场只能是:“抱歉,久等了。” “没事啊,也没有等很久。” 尽管之前交换过照片,看到真人时还是有些讶异。 她的气质没有任何攻击性,完全不像一个主动,声音也细,有时我要凑很近才能听清。那天她穿一件很可爱的羽绒服,帽子的毛领围住脖子,浑身上下只有脑袋露在外面,背一只毛绒兔子斜挎包,走起路来像一个年画娃娃。 很难想象这样柔软的人,会是一个主动。 但转念一想,我长了一张高冷禁欲的外表,实际内心不也是很色很闷s吗?

我们点了鸳鸯锅,接下来的干饭时间,她给我讲她的实践经历,说上次约的一个姐姐很能忍,还说她曾把一个男生打到蹬着腿嗷嗷哭。 啊,人不可貌相。

那一刻确实是害怕比期待多,直到她保证不会下狠手,我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来。 说实话,如果当时坐我对面涮毛肚的是一位男性,我会兴奋得多的多。 但是没可能的,我不会找陌生男性约实践,毕竟与快乐相比,安全还是重要的多。开房共处一室还要脱裤子什么的,想想就很危险。

吃完火锅我们去coco买了奶茶,然后去开了钟点房。 六个小时可以发生许多许多事,它能让一个男人安心释放荷尔蒙,也能让一个女人尖叫着高潮很多次。 但这些都不属于我。至少在那天,性主流的快乐离我很远。 我把头发小心地扎起来,然后去洗澡。从浴室出来后没有再穿秋裤和打底袜,赤着脚踩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浅浅的褐色水迹。 她把电视打开,音量调大,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好像是德云社的搞笑综艺。 能理解是为了掩盖拍打声和叫声,但听这种节目不会觉得败兴吗宝贝? 在我看似不那么迫切实际很强烈的要求下,她终于按下遥控器,换成了热播剧《有翡》。 行吧,好歹比德云社强。 站在床边,我问她:“我该怎么做?”虽然我胆子不小,但在实战方面,我尚且还是个初生牛犊。 她招招手示意我趴在她腿上,我也终于有了点期待的感觉,因为otk是我最喜欢的姿势。 她的手搭上我的连衣裙裙摆,说:“我掀了哦?” 我“嗯”了一声,闭上了眼。房间里空调开得不高,我的腿有点凉,她的掌心却很热,碰触到皮肤刚刚好。 “先五十下热热身吧。” 一个主动特有的坚决这时候才开始显现出来,不容置喙的命令式口吻,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但我是个特别怕疼的脆皮,又没什么经验,就跟她打商量,问她五十下会不会太多了。 “不多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过了很快的一会儿,我都还没有进入状态,热身就结束了 。屁股上一点也不痛,麻都不麻,可以说是毫无感觉。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感觉的话,就是她让我脱下内裤时还是会感觉羞耻。 我往茶几上看了一眼——那里强迫症般整齐摆放着我带来的工具,透明尺、小红、热熔胶、散鞭,皮带……我们一个个试过去——透明尺薄而脆;小红是一个红板子,圈内人叫它小红,拍在身上会发出闷闷的厚实声响;热熔胶抽在肉上的痛感很尖锐;散鞭是最轻度的工具,性感漂亮的黑色,拂过私处有点痒;皮带是我执意加上去的,抽在屁股上会炸开麻麻的钝痛,其实我不是很能受得了,只是喜欢黑色皮制品而已。 我们换了一个个姿势,有时我跪在床边,有时趴在沙发扶手上。把很脆弱的部位视于人前,我却没有多少sexy的感觉,或者说,就是,意兴阑珊。 原因可能是她离我心目中的sadism(施虐者)形象差得太远了。 很奇怪,在这个有点“暴力”的圈子里,我理想中的sadism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的帅哥(这种type在圈子里很受欢迎),体贴的绅士更容易吸引我,他可以很严肃,可以心狠手黑,但在结束之后,他一定要摸摸我的头,再用力抱住我。 但是她没有,真的没有。我们之间没有很性感的氛围,甚至在过程中插科打诨,时不时开几句玩笑,以掩饰害羞和尴尬。 坏就坏在她一点都不温柔,也一点都不凶。 人总是偏爱极致的性格,难道不是吗?中规中矩的话,就一点都不迷人。 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迷人。

结束后我瘫在床上,吸光最后一口奶茶。她躺在我身边,手搭在我腿上。离退房的时间还早,看得出她还想继续,但我只是偏过头玩手机,装作很累的样子。 她也没再说什么,翻个身正对电视,看她的《有翡》去了。 我没有告诉她我想要什么,所以她也没有抱我。 我很感激她的付出,虽然最后的结果我们都意兴寥寥,一次极不性感的Spank体验就这样结束。回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关于我到底想要什么。回顾恋爱经历,发现我这个女的实在太矛盾了,喜欢看小说里的男主讲dirty talk,又觉得这种话从伴侣嘴里说出来很油腻;想要被弄得一团糟,又拒绝侮辱性的称谓。 难过时会想被抱着,寂寞时会摇尾巴,但如果尾巴被揪住,又会毫不犹豫地咬对方一口。 渴望被弄脏,又渴望被尊重。 BDSM的所有游戏都是建立在互相尊重和绝对自愿的前提,spank是其中最淡口味的一个分支,这样看来,“支配”与“尊重”并存,的确是我偏爱它的原因。 一次很不迷人的初体验,没有浇熄我对它的热情,反而让我对这个圈子愈发依赖。 或者说是,对即将会遇到什么样的sadism愈发期待。 他最好比我年长一点,最好是男性,最好懂得怎样安抚我,最好能制造恰如其分的气氛…… 他最好成为我的爱人。 晚高峰的地铁上下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我挤在角落回复她的消息,和她开玩笑说,今天出发之前,我一直担心背包里的工具会过不了安检。 我们聊了一路,直到地铁到站,我被人潮推着往前走,没办法再看手机。出了地铁站,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哪里都是亮且热闹的,仿佛这座城市只有在夜晚才会真正醒来。 天很晴,大片的靛蓝色,难得有星星。 路过奶茶店,我偏头看了一眼,想着要不要去喝一杯。 反正享乐的时间还很多,又不是只有今晚。 对吧?END.

赞(4)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萌 » 极不性感的spank初体验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思萌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