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6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逃离BDSM字母圈关系去结婚的人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隐蔽的关系 与 看不见的逃离

许多实践者都把一段BDSM关系视作一种对抗现实社会的逃离,视为一种乌托邦的乐园、欲望的释放场或者不用负责的烟花地。

逃离BDSM字母圈关系去结婚的人

当现实的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时,他们遁入其中;当他们玩乐地足够久,心生腻味时,又会抽身离去。

而因为这种关系隐蔽、见不得光的缘故,许多人来时往往汹涌热烈,抽身时却也悄无声息,只留下不知所措的partner在原地错愕。

我们采访了一些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发现人们离开超过一年的BDSM关系时最常用的借口是:

“我想回归正常生活了,家里催我结婚。”

字母圈逃离BDSM关系去结婚的人

匿名,32岁,男S

可能是一种偏见吧,我总觉得sm就和游戏、滑板、蹦迪这些活动一样,是年轻时候去放肆、去玩的东西;等年纪到了,就该收收心,担起身上的责任,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赚钱、结婚、养孩子。

可能唯一的不同是,游戏、滑板,我说不玩就不玩了,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但BDSM说不玩就想离开的时候,另一个人多多少少会难过。

我今年32了,结婚两年。大概就是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和处了一年多的M说,我想退圈回归正常生活去了。

记得这段关系刚开始的时候,我和我m对一切都很好奇,什么都想尝试,哪哪都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捆绑、lchu、然后去各种调教室之类的,为此我也花了不少钱。

然后慢慢慢慢地,大概一年左右,就觉得腻了,实践来实践去都是那些东西,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什么新道具啊,新玩法啊,圈内聚会啊都无法再引发我的兴趣,我甚至更愿意去打会麻将。

然后我就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不安定感,因为我的m明确表示过不想和我谈恋爱结婚,所以我内心里常常会走出来一个小人指着我问,“你都30了,你在干嘛呢?你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虚耗?”

我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于是我就找了个机会和我m说,我有点腻了,想回归正常生活去谈恋爱结婚了。

她问我,你是为了和我分开找的借口,还是真的想退圈了?

我说,我是真的玩腻了,现在只想过点柴米油盐的小日子,所以希望能放过彼此,咱们争取好聚好散。

我记得那是在一个地铁站附近的面馆里,她低头吃了会面,最后抬头说了句,“你挺自私的。”就背起包离开。等我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结婚之后,我也没有跟我老婆坦诚我们之间BDSM相关的事,只说她是我的前女友。

到目前为止,我没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我好像确实挺自私的,对她,对我老婆都是。

字母圈逃离BDSM关系去结婚的人

Nini,25岁,女sub

他说,家里逼得太紧了,我可能真的撑不住了,要退圈结婚去了。

我说,我不能和你结婚吗?

他说,哎,已经先入为主了,你是我的Sub,我没有办法接受去和你完成婚姻,甚至生育。

我说,我身材不好吗?我收入差吗?我不会相夫教子吗?我不会孝敬老人吗?

他说,不是不是,你在我的心目里就是BDSM中的Sub,就是服从,我无法想象我们结婚之后的场景,在我的想象里,如果我做饭做的咸了,我妻子可能会嫌弃着说“你今天厨艺下线啦”;又或者对我撒娇“哎呀我肚子痛,你抱我去床上”。

他说,这些所有的场景,我都无法想象主角是你,我对你唯一的想象,只有我给你下达命令,然后你响亮地回答,Yes,Master。

我说,而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只是感觉到这些话把我自己的心揉碎了,而且他每说一个字,就要把我的心拼装起来再揉碎一次。

这是他头也不回地离开我时,留给我的最后的对话。

这也是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被击碎的感觉。从我的自尊心到我的自信心,都被完全地击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出去见人,不敢认为自己还是一个有勇气可以结婚的女性。

打了他无数个电话,他的电话打不通时,就好像我的人生也走不通。

我至今无法理解,从我的23岁到25岁,我们之间一起睡过的觉,聊过的天比任何人都多,但为什么他想要结婚时,我非但不是第一选择的对象,反而是第一想要摆脱和逃离的对象。

我哪里出了问题?我哪里做的不对?还是仅仅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是BDSM?所以我无法成为他的心里的白莲花?

在愤懑的死角里,我无比地讨厌、厌恶、恶心实践了BDSM的自己。

字母圈逃离BDSM关系去结婚的人

家有,22岁,男M

我说我想退圈了,家里逼婚,其实不是真的,只是找一个逃走的借口。

因为我很奇怪。

就是,每一次实践一段BDSM关系之前,我都无比地想要,渴望有一个女S来调教我,命令我;但每次一实践完,又会有一种巨大的负罪感笼罩我自己。

就好像有个声音说,天哪,你做了什么?你刚刚跪着舔了一个女生的鞋子,你还因此很兴奋,你怎么可以做这么无耻的事情?你的尊严在哪里?你从小接受的教育在哪里?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好像要裂开。我会因为欲望战胜了自己感到恶心,会想不顾一切地逃离这段关系,如果这个时候对方再命令我做什么事,我会觉得难以呼吸,会想去死。

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我常常会编个理由逃离这段关系。“家里逼婚了,不得不退圈”就是我常用的理由之一。

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几周,或者几个月,那种想找女S的欲望又会回来,重新占据我的头脑,我只能又这样重复上面的经历,周而复始。

我也知道这样对对方很不公平,女S们常常骂的“突然失踪型男M”应该就是我,所以我目前已经更多地去找按次收费的女S解决我的需求。

但我的苦恼其实没有被解决。在我最好的设想里,是可以找一个女S向的女朋友,然后结婚。可是我这种自我负罪感带来的逃离欲实在让这个愿望变成了奢望。

普通地谈恋爱不感兴趣,和女S谈恋爱谈几天就想逃跑,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矛盾。

我常常希望自己的理智可以压制欲望,却每次都越压抑,越爆发。和被我不告而别的女S们说声对不起,哎,这自控能力极其失败、动不动就想逃跑的我,不知未来会怎样。

字母圈逃离BDSM关系去结婚的人

BDSM相较于其他亲密关系,它的结束成本更小,因为除去当事双方外,几乎不会再有第三人得知这段隐秘的关系,如果一方铁了心想要离开,甚至只需要拉黑对方的联系方式,就可以让一段BDSM关系凭空消失。

但任何一段亲密关系的结束都不是一个人单方面的事,它还关乎于另一人感情的巨大缺口、回忆的无比痛苦和习惯的骤然改变。

从BDSM关系“逃”回现实生活,和从现实生活逃进一段BDSM关系相比,从来都不是更正义的事,我无法认同前者被称为“浪子回头”,后者则被叫做“虚妄堕落”,在我看来它们是平等的,它们都是在“逃”,都是没有办法面对当下压力时产生的“避世心理”。

谁都不比谁更高级。

我不认为BDSM关系和婚姻是只能二选一的,用“结婚”作为盾牌,无非是想让自己单方面的丢盔弃甲显得更正义,看似寻求同情,实则无比软弱,即使自己在逃避责任,只求尽快脱身,也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让对方哑口无言。

这种行为只能借用案例中的一句话来评价:“自私的妈给自私开门,自私到家了。”希望大家不要学习,分手,也分的有担当一些。

– 完 –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逃离BDSM字母圈关系去结婚的人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