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6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字母圈新人同意之轮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处理“同意”这件事时,不能简单地说“是”或者“否”,而应当将同意分为更细致的区域。

云南字母圈交友、贵州字母圈交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比如你找到了合适的partner,相聊甚欢,于是你问ta,hi,你喜欢sp/kb/滴蜡……吗?要不要试试?

Ta说,喜欢呀,可以试试。

于是你们就尝试了,体验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总之的确能感受到自己和对方喜欢这件事,却又说不清喜欢的点到底是什么,该怎么样更进一步优化让体验更佳。

我甚至遇到过这样的沟通错位:某次按照事前沟通,我非常努力地给一位体验者奉上了绳缚体验,事后我问她是否享受这一过程,她却表示不喜欢,因为她感觉我在努力让她开心,而她其实希望得到的体验是自己在努力让我开心。

当时这一度让我感到挫败。

最近在看心理学家贝蒂·马丁的一本书,叫做《同意之轮:给予和接受的艺术》,读完之后回想当时,便觉得很受启发,有必要分享给大家。

同意之轮讲的意思是:我们在亲密关系中处理“同意”这件事时,不能简单地说“是”或者“否”,比如仅仅说“我同意试试绳缚”这样,而应当将同意分为更细致的区域,这样我们就能更容易地发现自己和对方的同意落在哪个区域,并思考在这样的区域里,可以如何更好地让双方觉得舒适。

例如,最简单的同意之轮将“同意”划分成了一个坐标系的四个象限,分别为服务型的同意,索取型的同意,允许型的同意和接受型的同意。

字母圈同 意 之 轮

同意之轮

在这个坐标系下,同意做某事的partner双方,也被划分成了4种人格:

主动的讨好者:为了让对方开心,所以对对方做某事

主动的利己者:为了自己的快乐,所以对对方做某事

被动的讨好者:为了让对方开心,所以允许对方对自己做某事

被动的利己者:为了自己的快乐,所以允许对方对自己做某事

Dom和sub们在面对不同事情时,其“同意”往往是落在不同区域内的,因此针对任何想要实践的事情,花2~3分钟做一下这个同意之轮,便可以非常清晰地避免上文里我遇到的尴尬。

这样大家可能还是难以理解,所以我们以“接吻”这件事为例,来看看“同意”落在不同象限内的情况:

第二象限:服务

“我可以吻你吗?你需要一个吻吗?”48号问ta。ta热情地点头,于是48号将ta拥入怀抱,献上湿热的吻,心脏贴着心脏,感受着ta因为自己的吻而变得柔软和迷离。飘渺间,Ta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太棒了,拜托你更努力一点。”

第一象限:索取

“我可以吻你吗?”48号问ta。4ta低着头,轻声说是。于是48号走到ta跟前,命令ta抬起头,张开嘴;接着下一刻,48号接管了ta的嘴唇,享受着自己内心如岩浆般迸发的征服欲。

第三象限:允许

“我可以吻你吗?”48号问ta。ta反问,“吻我会让你开心吗?”ta甚至为自己大胆的提问而面红耳赤。48号说,当然。于是ta娇羞的点头,ta感到由衷的开心,因为自己的同意给48号带去了快乐。

第四象限:接受

“你可以吻我吗?”48号问ta。Ta挑逗地问道,“你现在非常需要一个吻对吗?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很乐意效劳。”48号搂住ta直截了当地说,“是的,我需要,请给我。”

有了这个同意之轮后,我们更容易清楚自己和partner处于哪个象限中,针对某一件事,他们喜欢扮演给予者/服务者/接受者还是索取者。

从图中我们可以得知,对方在体验绳缚时,是处于第四象限,即为了让自己开心,想要被束缚住。而在使用小玩具时,则逐渐位移到了第三象限,变成了被动的讨好者心态。

据此我们可以得到的分析是:下一次在与她实践绳缚这一环节时,可以更加去在意她的感受,让她体验到“被服务”的感觉;而在她位移至第三象限时,则可以更关注我们自己的感受,以迎合她“被使用”和“讨好”的心态。

相信经过这样一番“同意之轮”的剖析后,下一次双方的体验都会更上一个台阶了。

在实践“同意之轮”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状况。

1、针对不同的事,我们可能会处在完全不同的象限中。

例如一位从未接触过BDSM的34岁姐姐来询问SP和绳缚的注意事项,聊完之后大姐表示哎呀,两个听起来都很有意思,都很想买点工具回家试试,我自然地以为该大姐指的是自己处于被动方,想要安利她老公什么的。

但当她做完同意之轮后我发现,关于绳缚大姐处于第四象限,但是sp则一跃到了第二象限。对此她解释说,绳缚太难了,所以她只想让她老公学了去绑她,但是sp她就很想自己动手,想看她老公在她怀里嗷嗷哭的画面。

2、不要将自己限制在一个象限内,即使面对同一件事,我们也可能会处于多个象限中。

这是非常正常的,就像上文聊天记录内的体验者,面对绳缚她是三四象限叠加,既享受服务又渴望讨好;同样的也会有一二象限叠加,既为了自己的快乐,也想让对方开心等等等等。

我特别喜欢“同意之轮”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它在帮助我们不断强化自己的“同意意识”。

每一次我们将自己投入同意之轮,其实都是在问自己,“我可以对ta做xxx吗?”或者“ta可以对我做xxx吗?”

而这些问题的本质又是在问,“我真的同意xxx发生吗?”

同意之轮借此来帮助每个参与它的人反复确认同不同意这件事,我在实践中也会发现,思考自己位于同意之轮哪个区域的时候,其实是在二次检查我们是否真的同意这件事发生。

如果你发现讨论某件事时,待在同意之轮的任何一个区域里都感觉不舒服,有一种无处安放的不适感,那么就是你的大脑在告诉你,“你并不真正认为这件事可以发生。”

当然,今天给大家介绍的只是一种最简单的同意之轮,在贝蒂·马丁的书里还有许多更复杂的同意之轮,需要的读者们可以自行去搜索阅读。

我和一位体验者在做同意之轮时突然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我们在一片混沌之中呼唤彼此,通过各种手段告诉彼此自己的位置,可能相隔很远,但接收到了彼此的坐标之后就开始拥有一种安定感,安定感来自于我们知晓自己处于同一片坐标系中,无论迷失在哪,只要抬头,都能看到同一个原点。

凭借它,便可以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相遇。

希望大家的BDSM经历都可以不仅仅是虐或者痛或者性,而是真正可以通过有效的沟通不断磨合,彼此契合上内心里真正愉悦的原点。

– 完 –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新人同意之轮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