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被快乐地打到PP了!”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本来以为自己的xp是要一辈子藏藏掩掩的、不可能得到满足的,但我遇到了我的男朋友、一切的发生都像是早就约定好了一样。

“我终于被快乐地打到PP了!”

青海字母圈宁夏字母圈

01

我貌似是一个天生的怪胎,与生俱来的变态。

大概是幼儿园中班(4岁左右)的时候,我跟着父母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一名插班生,我浓重的北方口音与每个小朋友都截然不同。

果然,调皮捣蛋的小男生总是捉弄我,因为方言不通、和大家也聊不到一起去,就连和老师沟通也词不达意。

从那时起,我经常把自己幻想成一名医生。这群讨厌的小p孩一脸哭丧的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被皮革制的束带固定在医疗床上,而我,则是医生,拿着注射器,朝着他们被迫翘起的臀部使劲扎下去,静静的欣赏他们的哭喊,把他们平日里给我的讥讽全部还回去。

(其实在此之前,大概我2~3岁的时候就因为幻想自己是医生把我家的沙发扎的全是洞,现在想起来都感到羞愧啊,毕竟皮的沙发、不便宜呢QAQ)

我小时候也很喜欢看古装剧里行刑的桥段,遇到故事书里医生打针之类片段,哪怕只有一句话,,我也能饶有兴致地反复阅读。睡觉前闭上眼睛后,脑子里全是这些。

后来慢慢的,被捆住“行刑”(或者说“惩罚”吧,这个词真是直戳我xp啊!)和“治病”的对象,在一次次的幻想中变成了我自己。

我偶尔偶尔在睡前用绸带绑住自己的腿或手。

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性”。幼儿园、整天问我妈要亲多久嘴才会怀孕,更不懂什么快感啊愉悦之类的,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这些,被编制成了属于我的十分特别的“睡前(和发呆)小故事”。

后来,随着好奇心的驱使,我被同学带“污”了。

我看了不少“视频”,可以说、在某个网站老总坐牢、彻底封掉所有里水印的“子站”之前,他网站里的比较高质量的内容我基本上都看过了。

不过说实话,作为一个女生、看着这些如出一辙的“剧情”,霓虹类中不论“明星”还是“素人”从头到尾的吸溜声(不好意思我先口区一下)还是欧美类里扯头发、吐口水…都让我觉得毫无美感,甚至恶心。

我还是对和sp有关的文字和视频情有独钟。对于这方面的幻想也越发占据主流了,我既是那个拿着皮拍打人、享受哀嚎呻吟的“坏女人”,又是被拷住手脚、狠狠“惩罚”的“坏孩子”。

02

好巧不巧,我的父母从来都不打我。

没错,除了幼年时不能算数的打闹,从来没有人打过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欠揍”嘛?

我对这方面的欲望真的是越来越大,以至于有一次,我甚!至!跟我妈!旁敲侧击地提出可以暴力一点的教育我。

显然,我妈惊呆了,她立马拒绝了我、然后告诉我一定要相信她不会打我。

继而,她愣住了、问我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我瞬间感到无地自容,我怕是疯了,居然跟我妈说这种事。

开始隐忧,原来,这在别人眼里,是一种“病态”。而这种自卑感一直笼罩着我直至现在。

我原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体验到这种快乐了,因为我害怕、害怕未来的丈夫觉得我“不正常”,也害怕在感情中处于不平等的境地(毕竟我不喜欢被“羞辱”、只是单纯欠揍嘛QwQ)。

这种我天生就有的“怪癖”,一辈子都要憋在心里了。

我很沮丧、特别沮丧。

03

直到我遇到了我的男朋友。我整个人都浸泡在了爱情之中,对他的爱胜过了对两性情感的恐惧。

也许是偶然、但更像是缘分的牵引,那道我所挖下的“怪胎”的鸿沟,竟被他一点一点地填补了上来:

我在亲密关系里极能撒娇。和上文的那些“爱好”一样,我撒娇的能力也是与生俱来的。

我超父母撒娇,可以说,撒娇成了我语言系统中一块不可或缺的组分,以至于十年功力,浑然天成,却不是“作精”或是“夹子音”那般令人生厌。

但在外人面前,我是一个十足的“大哥”,周围人都说我眼神时刻透漏着一股杀气,还说我的被动技能是“深渊凝视”。

我只跟他一个人撒娇,反差感十分强烈。有刚打完架脸上伤疤未愈的不良少年,蹲在街边摸摸小猫脑袋瓜瓜的意味。

每次我跟他哼哼唧唧的时候,心里都在想“呜呜呜,哥哥快来快来亲亲我抱抱我嘛!!”越这么想,我就越哼唧。

就算撒娇很傻,他也会对哼哼唧唧的我说,我真的真的好可爱。

有时候他也会让我别哼唧了,听着真的真的很想立马扑倒我。

往往这时我就会十分挑衅的回一句:“哦?这里这么多人、还到处是监控,扑倒?你就只能憋着咯~”

结果他就会变成那个一边说我很过分一边哼唧的小委屈~

但那埋藏在我心底的秘密、始终说不出口。

04

偶然,一次约会。

亲亲抱抱,看看电影,可他那副可爱的样子,真的让我上头了。

我把他按在沙发上、不停地亲。

他也哼哼唧唧,微微挣扎。我更上头了,开始亲他的脖子还咬他的耳朵,把他亲我的方式全还给他咯。

他的脸又红又烫、睁着那双无辜的眸、说:“轻点、轻点嘛。”

我露出来几乎无人见过的笑容、一只手捏着他的脸,另一只手拍了一下他的🍑,说:“你说轻点就轻点?凭什么?嗯?”(当然,因为我要回家了,所以就“欺负”到这里就只好结束了

哎妈呀!!我只能说是回味无穷。

过后,他问我是不是s,还说我是女王。

(我:???害怕怕)这怎么跟我想的不一样啊!!我我我,我不要当女王啊救命!我不是我不要,我要当bart!QwQ

05又一次约会。

我坐在沙发上,缩在他的怀里看电视。

当我展示着我的吻技有所进步的时候,他突然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抱抱我吧”,那通红的面颊和耳尖,配着他楚楚可怜的表情和富有磁性的耳语,妈耶,谁受得了啊!

我张开双臂抱住他,他紧紧地抱着我,把头埋进我怀里。蹭来蹭去地像只小猫。

过了一会儿,我又重新缩进他炽热又宽大的臂弯。随着电视里经典电影的播放,他的手在我的PP(🍑)上隔着裤子慢慢地、画着圈地抚摸,几圈过后轻轻地、试探性的在右边拍了一下,然后再画圈、再拍打在左边。

ohhhhhhhhh,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心里狂喜:

嗯???这是?这是??我的幸福要来了吗?

我的PP(🍑)的确又翘又弹。

有一天我挤在人群中看画展,连连后退的时候,我的🍑把站在墙根的女生一只手按到了墙上(救命太社死了)。

意想不到的是,她直接发出了一声惊叹:“哇,你这也太弹了!”

虽然表面上已经社死了一百次了,但我的内心还是微微一笑,喔~baby~作为一个追求力与美的女子,撸铁健身了那么久,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蜜桃🍑,可是我成绩的见证啊baby!(9命,我该不会很油腻吧QwQ

什么电不电视的,老娘不看了!我害羞地把头埋进胳膊,虔诚地对历史时刻进行等待。

可可可,他一点都没使劲,完全完全就是在试探啊!于是几下过后、我说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是不是没吃饭啊你,就不能使点劲吗?”

从他的表情中我看到了一丝惊异,他顿了顿,小声地问我“你喜欢吗?”

我才没功夫回答他,因为这会儿我已经害羞地无地自容了,他又问了一句,貌似语气中多夹杂了一丝期待:“这个…可以让你感到快乐吗?”

哎妈呀,这简直是问进我心坎子里了,可以,当然可以,我太可以了!

但作为一个傲娇的“大哥”,我转过头来看着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对啊”,然后把头转了回去,嘴角藏不住地上扬。

好比是生在食草动物的世界,(至少在明面上)大家都吃素。吃过肉的人被别人发现后就被骂声一直缠绕着。我害怕,可我就是爱吃肉,就是就是爱吃,但从来从来只能幻想一下。

当我满以为此生都尝不到肉了、当我痛感沮丧的时候,他来了,温柔的夹起一块香气四溢的红烧排骨喂到我嘴中,笑着摸摸我的头,告诉我想什么时候吃、想吃多少都可以。

对对对就这种感觉!!

说着,他开始加了些力气,但无奈我是个铁人,一点都不疼,甚至还露出了有点挑衅的表情(纯brat没错了)。

之后他就顺手拿起一旁的竹尺打了下来,哇,好痛!(竹尺是我画画用的,也许阿尺现在都没想到)

一种前所未有的取悦感瞬间冲上我的大脑。但是,美中不足、白壁微瑕的一点:可能因为他没有经验吧、一直在打在我的🍑的侧边。

emmm怎么说呢,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你馋的很久的大羊腿子端上桌了,刀叉筷子都捏到手里了,结果手一斜、孜然全撒到盘子里了一样。

嘶——就差那么一!点!点!啊啊啊啊啊。但好在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教他。(笑

你说为什么不立马教?一个是害羞啦,虽然我的内心十分狂野,但现实里还是很害羞的啦~另一方面是我又得回家了所以…QwQ

不过他真的很可爱,晚上还打电话问我疼不疼、疼了多久,怕自己把握不好。

再后来?再后来就是又又又一次的约会里,他打完我之后(没错又是侧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不敢、反正总共就打了几下)

我趁他不注意把他翻过身、“趴在”了我怀里,十分迅速地绑住了他的手,好好地抚摸着他的🍑。

他比我害羞多了,一直哼哼唧唧、奶凶奶凶的骂骂咧咧地说我本性暴露了。

我打了一下他右边的🍑,说:“闭嘴。我问你,你为什么只打我右边?左边不配吗?”

说罢,我又打了几下:“只打一边舒服吗?你自己感受。”

他一边用两只手抓住我的裤脚,一边哼哼着说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一定会好好打的。

我拉他起来,饶有(恶)趣味地揉着他的🍑,一边观赏着他害羞的样子、一边贱呼呼地问他疼不疼。

ending

啊~真是无比的美妙啊。

我的A先生,我永远爱你。

也会一直一直欺负你,对啊,我就是这么不听话。那你、还不快点来“惩罚”我这个“坏孩子”?

•完•

赞(22)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我终于被快乐地打到PP了!”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