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恋者的自述:我大概可能也是GAY!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年少时,我与众多男生一样,会对喜欢的女孩羞涩脸红,也曾在中学有过叛逆的早恋。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我会偷偷地对面容清秀的男孩多看几眼。

双性恋者的自述:我大概可能也是GAY!

进入大学后,蜂拥而至的信息与人群进入我的世界。我在对女生心动的同时,常常抑制不住内心对男生的「窥视」。

「我大概是GAY!」我开始怀疑自己。

我曾试图和一个男生发生情感关系,可那个男孩在我借钱给他后,迅速地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事后再回想这段人财两空的经历,当时的我除了咬牙切齿地厌恶男同群体,也一度陷入困惑与恐慌。

我开始惶惶度日,一边难以接受自己是个GAY,一边忧虑如何面对父母朋友。自此,我开始刻意控制自己与身边男性的距离。

学妹的出现,将我的思维暂时地拉出了同志圈。

第一次见她时,她穿着淡蓝色的短裙,落落大方地向我请教专业问题,引经据典,谈吐优雅,不禁令我顿生好感。

交谈中途,她忽然眉头紧皱,脸色微变,捂住小腹。小心地四处张望一番后,她轻声向我致歉并起身离开。有些困惑的我望着她疾步的背影。她短裙上浅浅的红色印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顿时醒悟过来,快步向前,把脱下的外套递给她。她的脸涨得通红,向我致谢后围着外套快步离去。

从一个男性的审美角度来看,我认为她是一个可爱的,能吸引我的女生。

像老套的小说情节般,她将清洗后带着轻香的衣物还我,我们的联系也变得密切。在相识几个月后,她频频对我示以好感。夜深时,我也常想起这个女孩绯红的脸颊,心也跟着砰砰跳动。

「我应该不是GAY,我应该只喜欢女生。」我开始宽慰自己。

随着她愈发猛烈的攻势,我败下阵来。和所有情侣一样,我们开始约会,变着法子逗对方开心,甚至突破了最后一步。

放暑假时正值我的20岁生日,她坐了五个小时的绿皮车来到我的家乡。我同她漫步在皎洁的月光下,帮她捋好被风吹乱的头发,看着她绯红的脸。我想一生与她这般走下去也是极好。

但我心里总感觉隐隐约约有束火苗,时不时地燃起来挠我的心。陪她逛街时,我依旧会不安分地偷瞄几眼面容英俊的男孩。

在还没有燃起熊熊烈火之前,这段恋情也以学妹前任的出现而结束。学妹提出分手,与前任复合。

短暂的悲伤后,我迎来漫长的感情空窗期。回首自己的经历,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双性恋。我对自己的性倾向,从迷茫转为厌恶。

我把目光投向网络,小心翼翼地倾诉自己的经历。

「男生女生你都谈过,还都发生过关系?这也太随便,太糜烂吧!」

「都进GAY圈了,还找女生来掩饰自己,你可真是祸害!」

翻看自己帖子下的留言,这些语言如针般刺向我。自此,我常做噩梦,梦里面别人对我讥讽嘲笑,父母朋友对我大声斥责。

我厌恶自己,把自己的心与过往深埋,直到我第二任男友的出现。

我们相识在摄影论坛。他以高超的摄影技法将我折服。我厚着脸皮殷勤地拍着彩虹屁,并通过微信缠着他讨教摄影。我们渐渐熟络。

某回深夜,我们聊起感情话题。他突然向我表白了。

「我其实是GAY。几个月相处下来,我很喜欢你,你愿意和我试试吗?」

我的心砰砰地跳。我快速在屏幕上打下「我愿意」。准备发送时,我停了下来。对自我性向不确定的忧虑将我拖住了。我仿佛被一分为二,被撕裂。

他见我没有回复,便主动提出下个月来长沙看我。

一个月后,在长沙南站的大厅里,我一边同他通话告知位置,一边四周张望。我忽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熟悉的祖马龙鼠尾草与海盐的香水味钻入我的嗅觉。这是我偶然提及过的男士香水。

像初见学妹绯红的双颊一样,我知道,我心动了。

将他送入酒店一阵叮嘱后,我准备回学校。出门时,他眨着清澈的眼,可怜兮兮地拉着我的衣袖希望我留下。我心软了。

夜里,我不知道双性恋的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她。自卑与欢喜像两条蛟蟒交织,在我心海里翻腾。

忽然,我察觉到身侧一阵异动。「我很想你,抱抱我吧!」像孩童呓语般,他勾住我的脖子。他和她撒娇的语气竟然一样!一瞬间,我甚至听见自己如雷的心跳。

被他抱着熬到天亮后,我将他轻轻推开,慌乱收拾便准备出门。

我忘不掉他哀求我别走的口气。但我没有回头,逃一般地出了门。

如释重负后,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担心他接受不了我是双性恋,担心他的一切表现都是欺骗,我麻痹自己同性之间不会有爱情。

五个小时后再开机时,赫然显示 49个未接电话,75条信息。他发短信央求我的理睬,说若我不出现,自己便不离开。

我内心已是翻江倒海。

这时,他的电话再次打进来。我颤巍巍地握着手机,犹豫许久后,一咬牙还是接通了。

他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戳中了我内心最柔软处。不怎么流泪的我带着哽咽,索性把深埋在内心的过往向他全盘脱出。

「我真的不在乎!求你来见见我!」他吼了出来。

我惴惴不安地见到了他。等房门被关上后,我一把被他搂住。我感觉到真实的自己要开始被这个真实的世界接纳。

相处后,我惊讶地发现,他带我的精神的快乐与身体的愉悦与异性恋人并无二致。

他与她同我的感情,都是爱情!我的爱情为何需要用那么多世俗的标准去划分?你情我愿,像冬天窝在晒过的被窝里一般的舒适便足矣。

双性恋让我在短暂人生里邂逅爱情的几率比常人多一倍,何尝不是件幸事。但这件幸事也带给了我压力。

尽管同性的爱恋已被许多人所接纳,但他们依旧承受着社会上的偏见。比同性爱恋更加边缘化的双性恋群体所获得的支持与理解更是寥寥无几。对双性向者的恐惧、歧视或憎恨甚至还衍生出了双性恋恐惧症(BIPHOBIA)。双性恋恐惧症未必与恐同症有关,「多重伴侣」「滥情」的刻板印象常针对于双性恋者。

或许是应鲁迅先生『而已集』中的那句,「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世上少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如果说异性恋和同性恋是白天与黑夜,我想双性恋者便是那短短的昼夜交替的时刻。

双性恋者没有混淆性别,虽然对于男女的身体都可以接受,但并非人人都可与其发生关系。「滥情」「滥交」存在于每个群体当中,双性恋者并非等于私生活混乱之辈。

精神分析学家卡伦·霍妮曾言,「现代人类学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不断扩大『正常人』的范围。」双性恋者与单性恋者没什么不一样,同在一片蓝天下呼吸,皆能在社会各业发光发热。

正所谓「存在即合理」(What is reasonable is real),我们也不是怪物。

本文内容采集自网络,不代表网站观点, 侵权即删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双性恋者的自述:我大概可能也是GAY!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