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斯德哥尔摩到精神控制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斯德哥尔摩效应是指人质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为了活下来,反而对劫持者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因为恐惧产生依赖,因为依赖诞生好感,甚至到最后离不开对方或者帮对方罪恶的心理。

从斯德哥尔摩到精神控制

人天性就具有5M心理的,人既有满足的快感,也有落魄的快感、被伤害的快感。既希望一个美丽的结局,同时也在渴望着一个美丽的失落、一个苦涩的果。这就是情人间不断地制造矛盾、充满惬意她给对方一个不大不小的坏的缘敛。

那些惶惑、悲索落寞的感受,在寻着一个知已后大可不必再存在。可相反,它们却被感知得更加强烈,就象是寻着了一个共同遭遇的人,才会更有大哭一场的欲望。越是挚爱着一个人,就越是会抑不住地给对方以伤害。相处渐深,伤害也愈深。就这样,不断地彼此伤害着,靠由此而来的刺激满足自已,又同在抚慰着对方滴血的伤口而接近。

比如说李小璐出轨,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其实这是一个心理现象,女人最了解女人,很多人读遍张爱玲全集,唯独对张爱玲一段女人需要的三种男人以为是戏虐之语,却没有想到这才是张爱玲最睿智的话语。三种男人,一种暗恋自己一种自己虐着玩的我们不说,我觉得李小璐这种性格的人,一生中就是寻找着张爱玲说的这第三种男人。

“而在这第三个人面前,你是卑微的女仆。刚开始你反抗,你挣扎,你不愿被征服被俘虏被收复,你也绝不愿乖乖就此投降称臣,可是渐渐地,就象那小王子驯服骄傲的狐狸一样,你被驯服了,你心甘情愿地被他占领你的心田,你死心踏地认他为王。在你的一生中,不管你是多么漂亮,多么高贵,多么有才情,如果你的心没被别人以爱情的名义侵占和俘虏过,那你的人生该是多么残缺”

那么我们普通人又如何?从家庭遥控器争抢的决定权,到你见到一个飞扬跋扈的女子,就单单对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俯首帖耳,而且还甘之若贻;

你很奇怪一些完全可以独立,一出家门发誓要摆脱简单粗暴的丈夫的女人,却从不做不到真正能摆脱出去;越是实力不足的企业、越是能力一般的上司,就越是装出一副脾气不好,平时用怒气管制着人,偶尔一刻的纯良,都使得手下感恩戴德。这些都是“精神控制”控制的体现。

我们也见过层出不穷的例子,一个被同居男友一直威胁的女子,一个被丈夫言语冷暴力整天摧残的女人,在心理师的鼓励下,一步步试探而小心地走出心理魔魇,从开始零星抵抗,到痛快反击,到抢占上风,然后就是一鼓作气逢开山开山的麻利劲,甚至包抄围剿,意犹未尽。

可见很多“精神控制”就仅仅一张纸而已,大多数女人没有摆脱,少部分是屈从经济,大部分还是一见你就孬种的“精神控制”而已。

话也说回来,若不是一物降一物,换个对你好得令人发指的男人,也决然降服不了你,所以一切都是必然。如果不经历一场精神暴力,你那种臊眉搭眼的奴性没有得到舒展前,温和的人对你来说是没有吸引力。

我们比不正常的人又正常多少? 为证明这个问题,罗森汉1973年招聘了8个专家进行了测试,这8个里有3名心理学家,1名精神学家,和家庭主妇、画家儿科医生、研究生各1名来组成,教给他们把药片藏在舌下的方法,然后分头去见精神科医生。

这8个参加实验的人们分别去不同的精神病院,被要求其他都表现正常,只有一条,全部强调能听到“无意义的”、“空洞的”和“砰”之类声音,就只这条是精神病人常说的特征,结果是除一人外,其余7名全部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这些假病人被送到精神病院住院7天到52天不等。

这些人一进神经病院即可表现正常,但无论怎样正常,医生都不相信,,医生总共给住院的人发了2100片药片,有趣的是,反而真正的精神病人中有30%怀疑被试者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说他们是记者卧底检查医院的。

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高尚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心疾,有着自己独特的嗜好和怪癖,甚至有着自己独特的小龌龊,有的喜欢神秘,有的喜欢捉摸不定,有的喜欢镜头忽远忽近的对自己的感觉,有的就喜欢打压和调教,那些变态的心理,大多数其实每个人都有,区别都是轻轻拍脸和打耳光的程度不同而已,每一个人的都在心中深深掩埋,还一直期待着一场爆破。

所以,我特别欣赏傅雷在罗曼罗兰传序言所说:“真正的光明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为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为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你要战胜外来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心的敌人。你无须害怕沉沦,只消你能不断自拔与更新”

文章内容采集自网络侵权即删

赞(0)
瘾欢字母圈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从斯德哥尔摩到精神控制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字母圈亚文化交友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